河神

河神

更新时间:2021-07-22 15:00:17

最新章节: 新书出来了https:///book/135516书名叫《重生捡漏高手》在本网站搜索就能找到,欢迎感兴趣的朋友继续支持…………………………………………………………………………………………………………………………………………………………………………………………………………………………………………………………………………

第90章 血水青蛙

反正在我眼里,他们本来就不堪一击,除掉他们,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巫清泉说道,“我们先回去,好好休息,明天就动身去平遥村。”

原来他们就住在这个巷子里。这是姜家人给他们提供的,位置有些偏僻,难怪他们会心怀不满。

他们推开大门,迈步进了院子。

我转身往回走,先去买了一辆汽车,然后回旅馆休息。

天刚亮,我就把车停在巷子口等着他们。

到了八点多钟,一阵汽车的轰鸣声传过来。巫清泉叔侄二人开着一辆车,从巷子里出来。

他们根本就没注意到我,开着车径直向着城外而去。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我居然会跟到这里来,我不紧不慢的跟着他们。

他们开车的速度很快,到了中午时分,车子在一个村口停下来。村里已经有人迎了出来。

那是一名六十多岁的老者,他身后跟着十几名村民。

虽然巫家叔侄二人在姜家一点地位也没有,可在村民面前,他们昂着头,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特别是巫凯,我似乎看到了他在河洛镇时那副倨傲的模样。

他们被村民簇拥着,向村子里走去。

过了一会,我也把车停在村口处,然后进了村子。

我先在村里租了房子住下来。

刚好巫家叔侄就住在隔壁的院子里,我密切注意着他们的动向。

令我意外的是,他们住下后,便再也没有了动静,偶尔会有村民进去给他们送吃的。

租给我房子的是个五十多岁的大叔,村里人都管他叫何叔。

何叔为人很和气,把吃的和用的都给我准备好。

临走时,他低声跟我说,“年轻人,最近村里不太平。晚上尽量别出门,玩两天就回去吧。”

没明白他为什么这样说,我拿出几百块钱来递给他,问道,“何叔,村里到底出了什么事?”

何叔笑了笑,却没接我的钱,而是在一把凳子上坐了下来。

他说道,“所有事情都出在村里那棵老槐树上面。”

我仔细听着他讲下去,作为一名初级灵师,就算再可怕的阴灵,我都不会看在眼里。

其实我就是想要弄清楚,巫家叔侄到这里来干什么。这件事又跟巫家祖上有什么关系。

何叔说道,“据说老槐树已经存在了数百年。不知道为什么,从一个多月以前开始,那棵树就开始流血。”

听到他的话,我有些不以为然的。一些树年头多了,就有了灵气,树汁变成红色,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何叔摇摇头,说道,“更加诡异的是,经常有人在大树下看到灰白色骷髅。那些骷髅都是从树洞里掉出来的。”

这下我感到有些意外,问道,“何叔,那就没人把大树锯开看过吗?”

何叔苦笑着说道,“当然有人干过。村长木匠把大树锯开,打算看个究竟。结果李木匠锯了半天,才锯进去一公分,好多血从里面流出来。当时大伙都被吓坏了,就再也没人敢动它。更加可怕的是,当天夜里,李木匠就死了。他的死相很吓人,眼睛瞪得很大,像被活活吓死的。因为这件事,村长才找姜家人帮忙,他们派了两位先生来。估计他们很快就能解决问题了。”

我这才明白过来,跟他说,“何叔,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晚上我不会出门的。”

何叔点燃一支烟,叼着烟走了。

等他的身影消失后,我把车永波给我的人皮面具戴上,悄悄的从房里出来,向着村子中央走去。

村子很大,足有好几百户人家,现在虽然是傍晚时分,可街上的人却很少。

看来槐树流血的事真吓坏了他们,晚上都没人敢出门了。

在村子中央,果然有一棵五六个人合抱粗细的大槐树。槐树像把大伞似的向周围伸展着。

它长得枝繁叶茂的,一大片土地都被它给遮盖住。

老槐树上挂着很多红布条,在村里,这是一种祈福的行为。村民有病有灾时,都喜欢来向老槐树祈祷。

可除此之外,我并没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

这个时候,一阵风吹过,老槐树晃动着,发出沙沙声响。

我隐隐约约的听到,在树身里面,发出哗哗声响,像有什么东西在用爪子抓着树身。

我打算把耳朵贴在上面听个究竟。

忽然有人在一边喝道,“喂,你是干什么的?离它远点!”

我这才发现,村长已经陪着巫清泉叔侄二人走了过来。

在他们身后,还跟着两名身穿黑衣的男子。

看打扮他们并不像村里人,应该是姜家派来协助巫清泉他们的。

我赶紧退到一边。巫家叔侄和村长在离老槐树一丈多远的地方停住脚步。

村长脸色煞白的跟他们说道,“问题就出在它上面,我怕时间久了,会发生更可怕的事情,所以才请你们来看看。”

巫清泉皱着眉头看着老槐树,然后看了巫凯一眼。

巫凯朝着他点点头,叔侄二人似乎已经有了主意。

巫清泉跟村长说道,“老赵,剩下的事就交给我们处理吧。不管我们做什么,你都不要阻拦,记住了吗?”

老赵连连点头,说道,“有什么要帮忙的,吩咐我们就行了。”

叔侄二人围着大树转了两圈,然后跟身后的人说道,“我们回去准备吧。”

在他们之前,我先回了住处。大约半个小时后,隔壁院子里传来一阵脚步声。

巫清泉他们都回来了,他们边走边低声商量着什么。

半夜时分,我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汽车轰鸣声。

不知道他们三更半夜的要做什么,我赶紧从床上下来,然后走到窗户跟前。

这才看清楚,隔壁院子的大门被推开,一辆汽车开了进来。

一连五六个人从车上下来,巫清泉叔侄也在人群里面。

他们在指挥人把车上的东西抬下来。他们抬的居然是一口棺材。

棺材上面沾满了泥土,像是刚从地下挖出来的。

巫清泉低声说道,“大伙小心一些,别把它弄坏了!”

棺材似乎很沉重,五六个人抬着还累得气喘吁吁的。

整个车里居然装着八口棺材。

我暗自纳闷不已,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鬼,弄这么多棺材回来干什么。

他们把所有的棺材全部摆放在院子里,大半个院子已经被棺材给占满了。

巫清泉跟同来的人说道,“你们可以回去了。告诉姜先生,我们不会让他们失望的。”

有人答应着,然后开车离开了。

他们也都回了房间,院子里又恢复了平静。

就在这时,我听到一阵青蛙的叫声传过来。

我侧着耳朵,仔细倾听着,青蛙的叫声像是从棺材里传出来的。

因为棺材盖得很严,所以声音若有若无的。

一连过去三天时间,巫清泉他们都没有一点动静,甚至很少露面。

我有时候怀疑,他们是不是已经悄悄离开了。

第四天夜里,我听了听隔壁院子里没有声音,便从墙壁上跳了过去,然后走到那些棺材跟前。

自从他们把棺材运回来后,就再也没动过它们。

我把耳朵贴在棺材上,仔细听了听。青蛙的叫声仍旧从里面传出来。

在棺材盖子上留着好多手指粗细的洞孔,是用来给青蛙流通空气用的。

同时一股子很浓的血腥味从透气孔里飘出来。

“他们在搞什么鬼?”我更加疑惑不解。

我轻轻的把匕首刺进棺材缝隙里面,然后猛地向上一撬。

棺材盖得并不是很严实,被我很容易就撬开了。

我把棺材盖子撬开一道缝隙,向着里面看了一眼。

棺材里黑洞洞的,装着大半下血浆。

血浆已经变成乌黑色,只是分辨不出来是什东西的血。

随着咚的一声响,一只青蛙从血浆里跳出来,然后又落了进去,溅起几滴血滴来。

他们居然用血浆养着这些青蛙。

在木头人上,根本就没记载过这种术法。

我正在纳闷,忽然听到一阵脚步声从门外传来。

我赶紧把棺材盖子盖好,然后躲在一个角落处,屏住呼吸,眼睛一眨不眨呀的盯着大门口处。

随着吱呀一声响,大门被推开,巫清泉等人从外面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