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神

河神

更新时间:2021-07-22 15:00:17

最新章节: 新书出来了https:///book/135516书名叫《重生捡漏高手》在本网站搜索就能找到,欢迎感兴趣的朋友继续支持…………………………………………………………………………………………………………………………………………………………………………………………………………………………………………………………………………

第87章 鬼面戒指

辛宏远虽然表面上很威风,却是个软骨头。他这才知道,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我倒是没怎么把他看在眼里,我最担心的是左良图。

按照他所说,左良图很快就会领人前来,到时候再想脱身,恐怕会费些手脚。

我问道,“左良图在哪里?”

辛宏远说道,“他最近很忙。会里发现了一个秘密,他正在忙那件事。接到我的电话,他应该在往这里赶了。”

黄庭跟我说过,天寅会很有背景,实力还在黄家之上。一般的东西是很难引起他们兴趣的。

左良图在会里也是排得上号的人物,能让他亲自前去,这件事肯定非常重要。

我不解的问道,“你们发现了什么秘密?”

辛宏远没想到自己一下子说走了嘴,后悔已经来不及。

他犹豫了一会,我脚上用力,他的肋骨被我踩得发出咯咯声响,眼看着就要被踩断了。

辛宏远苦着脸说道,“听说会长找到了有关河图的线索。”

“河图?”听到他的话,我眼睛就是一亮。

我听说过,有人花一亿买这张河图。

黄庭也说过,在河图里,藏着有关五大流域的秘密。对于五大家族来说,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

同样的,其他组织也对它很感兴趣。

我问道,“你说的河图在哪里?”

辛宏远苦着脸说道,“在会里,我只是一个小人物,这么重要的事,他们是不会告诉我的。我只知道,它在黑龙江流域。”

“黑龙江流域?”听到他的话,我犹豫了一下。

姜家就是黑龙江流域的掌控者,而河图就在他们的管辖范围内。

我跟姜家人动过手,知道他们的实力都很强。想要把那张河图弄到手,难免会跟他们打交道。

我把脚松开,辛宏远很狼狈的从地上站起来。

他犹犹豫豫的站在那里,没有我的话他不敢走。

我朝着他喊道,“还不快滚!别让我再看到你,否则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不用我告诉你吧!”

“是!”辛宏远身上满是泥土,带着手下连滚带爬的向村外跑去。

见辛宏远都不是我对手,刘德海有些傻了眼。

我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他不停的打着自己嘴巴,说道,“小沈,都是我不对。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在我眼里,他不过是个小人物罢了,没必要跟他计较。

我得赶紧把戒指的事弄清楚,然后离开村里。

我跟他说,“你走吧,以后别再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否则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刘德海答应着,如今他成了了光杆司令,再也威风不起来了。

他自己走到破庙跟前,把他儿子扶起来。

刘元辉晕头转向的,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被他扶着回家去了。

见到我这么容易就打跑了辛宏远等人,陈伯当然非常高兴。笑着说道,“潮儿,你的实力很强,最起码能自保了。”

边往回走,我边问陈伯,“陈伯,我爷爷有没有跟你提过一只戒指的事?”

“戒指?”陈伯皱了皱眉头,说道,“你爷爷心灰意冷的,这辈子都没结过婚,至于祖上留下的东西,他更不会当回事,是否还保留着,都是一个问题。”

按照沈鹏举所说,那只戒指应该流传了好几代,爷爷一定不会把它随便丢掉的。

爷爷跟陈伯关系最好,如果真有戒指,爷爷一定会跟他说的。

陈伯寻思了一会,说道,“你爷爷倒是跟我提过一件事,他说,如果有一天潮儿被逼无奈,接着做沈家的事,那么沈家的衣钵就由他继承了。虽然他不是沈家人,但我们沈家祖传的东西只能留给他了。”

听他这么说,我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我目不转睛的盯着陈伯。

陈伯说道,“这件事已经过去将近二十年,你要不提这件事,我还真有些想不起来了。你爷爷当初告诉过我,那些他用不到的东西,都藏在厢房祠堂里面。”

听到陈伯的话,我变得兴奋起来,大伙一起向着我的住处赶去。

一进院子,感受着熟悉的气息,我的眼睛就有些发酸。

因为长时间没人打理,院子里长满了荒草。

陈伯叹了口气,跟着我进了院子。

这座老房子我们住了好几代人,在正房的左侧还有两间厢房。

其中一间用来堆放杂物,另一半则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的。里面摆放着沈家列代祖宗的牌位。

爷爷所说的祠堂指的就是它。

沈家人丁单薄,好几代都是单传,祠堂一直都保留在那里。

我忙不迭的走进去,先给祖宗上了香。

在靠着墙壁的地方,摆着好几排灵牌,沈家上下数十代的祖先灵位都在这里。

我果然在里面找到了写着沈鹏举名字的灵牌。看来我并没有弄错,爷爷果然是沈鹏举的后代。

只是这个房间里非常狭小,并没有什么可以藏东西的地方。

我不解的问道,“陈伯,爷爷告诉过你具体地方在哪里吗?”

陈伯说道,“你爷爷说,它在灵牌后面的一个暗格里面。”

我走到灵牌跟前,然后小心翼翼的把每一个灵牌都挪开。

最后在沈鹏举的灵牌后面,果然找到了一个不大的暗格。

暗格外面落了一层灰,我的手微微颤抖着,我轻轻的把它拉开,一个不大的抽屉被我拉了出来。

在暗格里,放着两个木盒。木盒上面同样落了一层灰尘,似乎已经很久都没人动过了。

或许连爷爷都不知道,里面的东西是做什么用的。

木盒拿到手里有些沉甸甸的。把暗格推进去后,我把灵牌重新摆好。

看到我手里的木盒,连陈伯也好奇的瞪大了眼睛。

我把它们放在一张桌子上,然后轻轻的把其中一个木盒打开。

看到我把木盒打开,曹汐的精神也是高度紧张的。

如果能找到沈鹏举留下的感悟,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一只青铜戒指正静静的摆放在木盒里面。虽然年头较多,戒指仍旧一点锈迹也没有。

最明显的是,在戒指正面刻着一个狰狞的鬼脸,看着异常渗人。跟青龙殿门上面的那个图案倒是有些像。

特别是那双眼睛,是用两颗猫眼石做成的,放射着冷冷的光芒。

曹汐不解的问道“难道他所说的就是这个戒指?”

我摇摇头,说道,“这只戒指的尺寸比沈鹏举手上那颗大了很多,应该不是它。”

我把另一个木盒打开。木盒里面也放着一只戒指,这是一只翡翠戒子。

一颗指甲盖大小的猫眼石镶嵌在上面,一看就很有价值。

曹汐说道,“应该就是它了。”

我点点头,无论大小,还是宽窄,它和石柱上面的印痕都很相符。

我把这只戒指收起来,然后把那只青铜戒指放在手里掂了掂。

我看了好一会,也不知道,它是做什么用的。

既然是祖上流传下来的肯定不是凡品,我把它也收了起来。

我朝着灵牌磕了几个头,心里默默祈祷着,“虽然我不是沈家人,可是爷爷把我养大的。我已经把自己当成了沈家人,我将背负沈家的所有责任,沈家人的事,就是我的事!”

我刚站起身来,还没等从房间里出去。

忽然石头急匆匆的跑了进来,他跑得满头大汗的,说道,“沈潮,你赶紧走吧,左良图领着人来了!”

我有些意外的问道,“他怎么来得这么快?”

按照辛宏远所说,他给他打电话不过才一个多小时,左良图不可能这么快就赶到的。

石头说道,“左良图怕你逃掉,特意让人用直升机把他给送了过来。”

我笑着摇摇头,寻思着,看来这个家伙对我真是煞费苦心的。

我们之间这笔账也该算算了,既然他来送死,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我跟石头说道,“不用怕他,我这就去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