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神

河神

更新时间:2021-07-22 15:00:17

最新章节: 新书出来了https:///book/135516书名叫《重生捡漏高手》在本网站搜索就能找到,欢迎感兴趣的朋友继续支持…………………………………………………………………………………………………………………………………………………………………………………………………………………………………………………………………………

第5章 河眼

我赶紧退到陈伯身边,陈伯的表情倒是很镇定。

随着噗的一声响,尸体的嘴巴陡然被撑开,一滩浊水从他嘴里喷出来。一条全身五黑的东西紧跟着从他嘴里跳出来。

那个东西一落到床上,就不停跳动着。我这才看清楚,那居然是一条全身长满黑色鳞片的鲤鱼。

它大约有拳头大小,鳞片在灯光下闪烁着光芒。

我从来没见过这种鲤鱼,有些疑惑的走过去。

陈伯沉声说道,“小心!”

他的话音刚落,黑鲤鱼忽的跳起来,嘴巴张开,露出满口尖利的牙齿,闪电似的向着我手指咬来。

听到陈伯的提醒,我赶紧向后退去。

黑鲤鱼跳起来一米多高,一下子咬空,再次落在床上,血红色的眼睛恶狠狠的瞪着我。

陈伯默默摇摇头,说道,“我猜的没错,所有的一切都是由那条红鲤鱼引起的。它就是由红鲤鱼的煞气化成的。”

陈伯说话声音很小,可周围的人还是听得清清楚楚的。在场的人大多数都吃过鱼肉,难道身体里都有这种鱼?

那岂不是很快就会落得跟刘元双一样的下场?

刘德海皱着眉头走过来,问道,“陈哥,你说该怎么办?”

陈伯说道,“红鲤鱼有了灵气,它的怨气很重。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求它放过你们。”

“您说怎么办,我们肯定会照办的。”刘德海说道,“不管花多少钱我都愿意。”

陈伯冷声说道,“老刘,你以为有钱就什么都能办到吗?这件事可不是钱能解决得了的!”

刘德海一想心高气傲,从来没人敢这样跟他说话。可如今有事求陈伯,他也不敢发火。

陈伯说道,“我只能尽力帮你们。至于能否解决问题,我也没把握。”

刘德海默默点点头。陈伯说道,“那条鱼的鱼骨你还留着吗?”

刘德海犹豫了一下,说道,“做全鱼宴时,因为鲤鱼太长,鱼骨被剁成好几段,埋在了屋后的桃树下面。”

陈伯吩咐道,“派人去把鱼骨挖出来。再找来一只铁盆,把黑鲤鱼装在里面。你们都跟我走。”

刘元化找来一只铁盆,很小心的把黑鲤鱼放进去。黑鲤鱼异常凶猛,不停在铁盆里跳动着,只是因为铁盆很深,它根本就没法跳出来。

这个时候,刘元才已经领着人把鱼骨挖了出来。鱼骨被砍成好几段,加在一起足有两丈多长,也是很大的一堆。

当看到堆放在竹篓里的鱼骨时,我下意识的向着陈伯跟前靠了靠。

鱼骨已经变成乌黑色,连桃树周围的泥土也变成了黑色。不过才几个小时,那棵结满果实的桃树就枯萎了。

按照陈伯所说,所有这些都是黑鲤鱼的煞气造成的,难怪刘元双会死得那么惨。

陈伯让刘德海亲自动手把鱼骨上的泥土清洗干净,并让人抬着竹篓,捧着铁盆向河神庙方向走去。

村里所有人几乎都跟来了,因为这件事关系着他们的安危。

陈伯跟我走在人群前面,一路上他都没说话。

我低声问道,“陈伯,就算红鲤鱼有了灵气,也不会变得这么可怕吧?难道吃过鱼肉的人都会像刘元双一样死掉?”

陈伯压低声音说道,“这件事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红鲤鱼体内的煞气很重。”

见我满脸不解的神色,陈伯给我解释着,“辽河绵延数千里,你知道红鲤鱼为什么偏偏要向河眼里游吗?”

陈伯的话问住了我,我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陈伯沉默了一会,继续说道,“你知道为什么有人用五鬼分尸风水局把河眼困住吗?”

听到他的话,我吃惊的望着陈伯。

五根石柱直通河底,露出河面那部分就有十几丈高。如果这是人力所为,那肯定是一件非常浩大的工程,不知道要多么有实力的人才能做得到。

陈伯苦笑着说道,“那个风水局是有人故意摆设出来的。那是一种以毒攻毒的格局,目的就是把河眼里的煞气锁住。如果让它们漫延出来,后果将不堪设想。”

我这才明白过来。

陈伯继续说道,“煞气有一个特点,就是较弱的煞气,总会向较强的煞气团聚集。随着越来越多的煞气汇聚起来,最后就能冲破风水局的束缚。”

我有些懂了,问道,“难道红鲤鱼就是被河眼里的煞气给吸引过来的?”

陈伯点点头说道,“被你猜对了。所以在他们捕捉红鲤鱼时,我就觉得不妥。可刘家人那么霸道,谁也没法阻拦他们。他们受到惩罚,不过是自捉自受罢了。这也是我不让你吃鱼肉的原因。”

想到被刘元双兄弟强行塞进嘴里的那几块鱼肉,我的脸色立刻变得非常难看。

见我面色不对,陈伯问我,“怎么了?”

我把被逼吃鱼肉的事跟他说了一遍。

陈伯无奈的说道,“刘家人真不是东西,明知道自己不会有好下场,还要拉着别人当垫背的。”

他不再说话,好像在寻思着解决的办法。过了一会才说道,“这几天你就住在我那里,要寸步不离的跟着我。”

我答应着,陈伯表情非常凝重。不仅是我,所有吃过鱼肉的人都忐忑不安的,他们也在等着陈伯想办法。

这个时候,已经到了河神庙门口。

陈伯说道,“当初你太爷修建河神庙,就是用来镇制河眼里煞气的。但愿河神能化解红鲤鱼的煞气。”

虽然平时大伙都对河神庙敬而远之的,可这次关系到他们的小命,没人敢不来。

河神庙外面站满了人,刘德海则沉着脸,领着四个儿子守在门口处。

陈伯和我一起进了河神庙。

我抬头看了一眼河神像,吃惊的发现,我上次来时还完好无损的塑像,额头上居然出现了一道细细的裂缝。塑像好像要从中间裂开了。

陈伯也看到了,他皱着眉头说道,“这件事很棘手。河眼里的煞气越来越重,连河神庙都快要震慑不住它了。”

我不解的问道,“如果河神庙不起作用了,会发生什么事?”

陈伯叹了口气说道,“到时候村里别想有一个人能活下来,包括你和我在内!”

我从来没想到事情会如此严重。陈伯板着脸说道,“我只能尽力。最后只有你才能起决定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