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神

河神

更新时间:2021-07-22 15:00:17

最新章节: 新书出来了https:///book/135516书名叫《重生捡漏高手》在本网站搜索就能找到,欢迎感兴趣的朋友继续支持…………………………………………………………………………………………………………………………………………………………………………………………………………………………………………………………………………

第40章 人皮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这个当族长的当然不能袒护儿子。

巫凯面沉似水的,走到我跟前。

我很憎恶这个家伙,要不是我的实力提升,就算不死在巫猛手上,估计也得重伤。

跟他也没什么好客气的!

巫凯本来以为,我不敢真的让他下跪磕头。

见我没有阻拦的意思,他只得跪在地上,朝着我磕了一个头,用一种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道,“师父。”

我这才把他扶起来。巫凯的脸变成了青紫色,他在我耳边低声说道,“除非你赶紧滚蛋,否则看我怎么折磨你!”

我回应道,“以后我就住在镇里,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巫清泽离我们不远,估计已经听到了我们的话。

他沉默了一会,然后笑着说道,“年轻人,你是个人才。既然你打败了巫猛,那么以后就是护卫队的队长了。”

他的话一出口,台下立刻传来一阵惊呼声。

要知道,护卫队队长在镇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整个镇子里,也不过才三个护卫队队长。

每位队长手下管着十几名队员。队员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实力都很不错。

听说族长让我取代他的位置,巫猛不服输的瞪了我一眼。

巫清泽说道,“巫猛,既然你输给了他,那么你就做他手下的一个队员吧。等你有实力打败他时,你再做队长。”

“是。”巫猛答应着。

巫清泽跟曹文博说道,“老曹,你去把那间闲着的房子收拾收拾,让这位兄弟住下。以后他就是我们自己人了。”

曹文博当然非常高兴,领着我和曹汐去收拾那间房子。

我总算有了住处,镇里给护卫队队长的酬劳还不错,足够我的生活费了。

临走时,曹文博说道,“潮儿,族长虽然表面上待人谦和,可他心机很深,你要提防他一些。”

我告诉他们,会加小心的。

住下之后,我大部分时间都是按照木头人上记载的术法修炼。不过一个星期时间,又有了很大进展。

这种术法刚开始时进境很快,越到后面越吃力。因为每有一点进步,都需要大量的灵气支撑。

我吸收进来的灵气,根本就支撑不了那么大的使用量,这也成了我的一个瓶颈。

我记着曹文博的嘱咐,一般都深居简出的,大多数时候都跟黑子呆在家里。

作为护卫队长,我的任务就是领着十几个手下,围着镇子巡逻,解决各种纠纷。

族长倒是对我很客气,有族长罩着,巫凯也不敢难为我。

给我的感觉,日子过得似乎比在村子里时还要舒服。

可能是我想多了。半个月后,有人来通知我,“族长想要见我。”

我跟巫猛一起向着镇子中央那座大院走去,那里就是族长办公的地方。

院子里非常宽敞,在甬路两边,栽种着很多花草,一股股淡淡的香气迎面而来。

族长的办公处就在甬路尽头处的小楼里面。

我一进屋,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

在客厅里,坐着五六个人,他们都是镇里的首脑人物,地位仅次于族长。

他们的表情都很严肃,似乎遇到了什么麻烦。

见我们进来,族长朝着我招招手,示意我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他轻轻咳嗽两声,然后跟我说道,“小沈,你来了半个多月时间,镇里人对你很满意。不过你也知道,我们是黄家的下属。”

在这段时间,我倒是听说过,黄家是淮河流域的掌控者,也是五大家族之一。黄家让巫家负责守护淮河流域的一个支流,我们管这个支流叫汴水。

汴水流经数百里,附近的事务都归巫家人掌管。

同时这段河流的收入,除了一部分上交给黄家外,剩下的都留给巫家支配。这也是巫家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这段河道河流湍急,异常凶险,多得是险滩。

河道里煞气很重,经常有腐尸,或者浮尸之类的尸煞出来捣乱。消灭它们的任务自然落到了巫家人头上。

我仔细的听着巫清泽讲下去。

巫清泽说道,“小沈,我给你一件有些棘手的任务。在三个护卫队长中,我最看好你,所以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了。”

说这句话时,大伙都目不转睛的看着我。对于我来说,腐尸或者浮尸之类的尸煞根本就难不住我。

我跟他说道,“族长,您有什么话尽管说。”

巫清泽点点头,说道,“在伏牛河附近的何家村,每天都有人失踪,村民弄得人心惶惶的。因为那段河流在我们巫家管辖范围内,所以我打算让你带人去处理这件事。”

族长等人面色非常凝重,给我的感觉,这件事似乎并没有他所说的那么简单。

见我没有说话,巫清泽笑着说道,“小沈,你尽管放心。如果有什么麻烦,我会让房长带人去支援你的。”

在镇子里,族长地位是最高,在他之下还有三位房长。他们的地位仅次于族长,他们都是巫清泽的亲兄弟,也是镇子上实权的掌控者。

在房长之下,才是我们这三个护卫队长。

我点点头说道,“族长,请您放心。我一定会解决好这件事的。”

巫清泽笑着说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对了,你和巫猛这就动身吧。”

我答应一声,从客厅里出来。我们刚走出去不远,就听到他们在继续争论着什么。

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大,似乎对于什么事情,没有达成统一意见。

我问巫猛,“你之前去过何家村吗?”

巫猛瓮声瓮气的说道,“沈队长,你可能不知道。何家村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地方,从前,我们一共有四个护卫队长,其中一队去了何家村后,就再也没回来过。谁也不知道他们出了什么事。从那以后,族长再也没派人去过那个村子。”

看来我想的没错,这件事果然不简单。

作为镇子里护卫队队长,实力肯定不错,不知道什么东西,能让他们悄无声息的消失掉。

族长等人当然不是吃素的,他们绝对不能看着自己族人失踪而无动于衷的。

我不解的问道,“那么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吗?”

巫猛说道,“听说大房长亲自去调查过这件事,具体结果没人知道。只是从那之后,何家村就再也没出过事。这件事刚好过去一年时间。”

我跟巫猛说道,“把其他人都招呼来,我们这就出发。”

巫猛答应一声,给手下打电话,不一会八个人都赶了来。

巫猛开来一辆小客车,大伙都上了车。巫猛开车,汽车一直向着何家村方向开去。

何家村距离河洛镇大约两百多里远,那是一座仅有一百多户人家的小村庄。

村长是一名留着山羊胡子,六十多岁的老头,名叫何宝生。

在我们进村时,何宝生就领着人迎了出来。

他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样,一见到我们,就苦着脸说道,“你们总算来了。大伙都被吓坏了,都在商量着搬家的事。”

我跟他说,“何叔,您别急,我们一定会帮你解决问题的。”

何宝生点点头,说道,“你们能来,我就放心了。”

他把村里最好的一处房子腾出来,让我们住下。

我问他,“到底出了什么事?麻烦您把经过跟我们讲一下。”

何宝生叹了口气,吩咐着一个年轻人,“柱子,你去把东西拿来,让他们看看。”

听他这么说,那个年轻人脸色变得煞白,好像非常害怕的样子。

何宝生不耐烦的说道,“你胆子怎么这么小?要是这件事不解决,谁知道晚上还会出什么事?”

柱子这才很不情愿的向着院子外走去。不一会,他就回来了,手里拎着一个包裹。

包裹看着很轻,柱子只是用手指捏着它,里面好像装着他很讨厌的东西。

何宝生让他把包裹放在桌子上。

柱子一把包裹放下,就赶紧躲得远远的,同时我闻到一股子浓重的腐臭味从包裹里面飘出来。

何宝生愁眉苦脸的说道,“各位,你们自己看吧。”

巫猛皱着眉头,伸手把包裹打开。当看到里面东西时,巫猛胆子虽然很大,还是被吓了个够呛。

他的手一抖,包裹差点被他给弄得掉在地上。我们的目光都落在包裹里面。

我虽然有了心理准备,可还是觉得有些头皮发麻。

跟我同来的人中,承受力比较差的已经捂着嘴巴都外面去吐了。

包裹里面放着几张叠得整整齐齐的皮膜,皮膜的毛孔很细,应该是人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