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神

河神

更新时间:2021-07-22 15:00:17

最新章节: 新书出来了https:///book/135516书名叫《重生捡漏高手》在本网站搜索就能找到,欢迎感兴趣的朋友继续支持…………………………………………………………………………………………………………………………………………………………………………………………………………………………………………………………………………

第391章 火焰标志

我在山谷里面转了一圈,弄到手的极品晶石不下十几颗。

却没有找到任何跟出口有关系的线索。

我疑惑的站在原地,向着周围看了一圈。

这才发现,在山谷一侧的崖壁上面,有一个数丈高的山洞。

山洞洞口处,有两扇一丈多高的红色大门紧紧关闭着。

因为长期被魔气侵蚀,大门变得有些斑驳,上面满是手臂粗细的魔气。

幸亏我服食过魔果,否则的话,很快就会丢掉性命的。

我要找的答案,似乎就在山洞里面。

我很小心的向着山洞跟前走去。

那两扇大门关得并不是很结实,轻轻一推,就被推开了。

山洞里面的魔气更重,墙壁上面满是蚯蚓一样,大腿粗细的魔气。

我顺着山洞,一直向着里面走去。

通道足有一丈多高,也很宽敞,却静得有些吓人。

我只能听到自己脚落在地上时,发出来的啪啪声响。

忽然我看到几道身影正站在不远处。

我赶紧停住脚步,怎么也想不到,这里居然还有活人!

我把玄天剑握在手里,然后小心翼翼的向着那边靠近过去。

虽然山洞里的光线很暗,可对于一名顶级灵王来说,视野还是很不错的。

面前的空间陡然变得开阔起来,已经到了山洞最里面。

在山洞的一侧,靠着石壁的地方,站着四名男子。

他们身材高大,每个人都有两米多高,看着异常凶悍。

他们的眼睛都瞪得很大,正恶狠狠的盯着我。

我把玄天剑横在身前,可是等了好一会,对方仍旧一点动静也没有。

他们的眼睛始终盯着我,连眨都没有眨一下。

我忽然有些明白了,他们跟外面那些尸体一样,虽然面目如生的,却早就已经死去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应该是魔族的人。

我听金航说过,当初魔皇手下也有四名护法,都是顶级灵尊级别的人物。

他们应该就是魔皇的四名护法。

他们护在这里,不让外人进来,所以就算死掉,仍旧保持着这种姿势。

可作为顶级灵尊级别的人物,想要灭掉他们,并不是一件容易事。

或许只有禹皇亲自出手,才能要了他们的命。

我仔细的看了看他们的尸体。

这才发现,他们的胸口全部塌陷下去,像是被一种很强大的力量,把胸骨轰塌,才丢掉了性命。

不仅是方位,连力道都很像我用过的水遁术。

因为我最了解的就是水遁术,对于这种手法,一眼就认了出来。

因为禹皇是水遁术的开创者,无论是他,还是他得力的手下,最擅长的都是水遁术。

我疑惑的从他们身边走过。

刚刚走了几步,便发现在石壁的另一侧,靠着石壁处,有四个人正盘腿坐在那里。

他们脸上的表情都很平静,双手平着放在膝盖上。

他们虽然已经死掉,可跟门口的四位护法一样,也是面色如生的。

他们的模样各异,表情也很淡然,更像是禹皇的手下。

我忽然有些明白了。

按照金航所说,当时跟禹皇进来的四名护卫也全部丢掉了性命,或许就是他们了。

给我的感觉,他们更像是跟魔族的四名护法同归于尽了。

他们也是顶级灵尊级别的人物,双方实力差不多少。

望着这一幕,我不由得微微叹了口气。

可以想象得出来,当时的战况肯定异常惨烈。

他们的衣服因为年代较远,已经破烂不堪。

在小腹处,那些衣服稍微鼓了起来,一个婴儿的头从里面露出来。

婴儿是金色的,虽然过了这么多年,却没被魔气侵蚀。

这是他们的灵婴!

作为顶级灵尊,他们的灵婴已经可以离体。

可惜还是没能摆脱困境,灵婴跟着他们本体一起死掉了。

对我来说,这才是不可多得的宝贝。

那可是顶级灵尊的灵婴,里面蕴含着他们毕生修炼所得的灵气。

他们每个人怀里都有一个灵婴。

我把四个灵婴都收进储物戒指里面。

如果能把他们的灵力全部吸收进自己体内,那么足够让我的实力上升好几个台阶了。

我跪下,恭恭敬敬的朝着他们磕了几个头。

不管怎样,他们都是为了抵御魔族而死的,本身就很令人尊敬。

况且我还从他们身上得到了很大好处。

磕了头之后,我才站起身来,继续向着里面走去。

面前的空间非常明亮,在洞顶处,镶嵌着几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

最显眼的是,在朝着洞口的地方,竖立着一尊塑像。

塑像模样异常冷傲,眼睛盯着门口方向。

他的模样倒是有些熟悉,因为在玉龙府入口处,有两个塑像,其中一个是禹皇,另一个就是他了。

我的脑海中忽的灵光一闪,难道这个人就是魔皇?也就是禹皇最大的对头。

这个山洞本来就是魔皇的大本营,难怪会守备森严的。

我望着魔皇的塑像,他的一只手伸出,在掌心处,放着一个瓷坛。

瓷坛的模样很普通,只是盖子盖得很严实。

我很纳闷,在这个瓷坛里,会装着什么东西。

我很小心的把它拿到手里,瓷坛很轻,轻轻的晃动一下,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

我走到一边,把瓷坛放在一张桌子上,然后很小心的把盖子打开。

令我意外的是,瓷坛里空荡荡的。

只是在瓷坛壁上,附着着一团大拇指大小的,黑色污垢一样的东西。

瓷坛里面光亮如新,只有那团污垢静静的伏在那里。

我更是纳闷不已,难道这个瓷坛跟出口有关系?

或者有什么玄机藏在里面?

我从地上捡起一片短剑的残片来。

残片大约十几公分长,虽然过去很长时间,却一点也没有生锈。

或许是他们生前用过的,至少也是一柄神器。

只是在双方拼命时,被毁掉了。

我用残剑碰了碰那团污垢,打算把它给清理干净。

可残剑刚刚碰到污垢上面,污垢忽的动了动,就像活过来了似的。

它倏然顺着残剑爬上来。

我不由得吃了一惊,赶紧把残剑扔掉。

可那团污垢简直像闪电似的,直接跳到我手臂上面。

还没等我把它甩掉,便倏然钻进我的身体里面。

污垢的温度很高,所过之处,皮肤上都浮现出一道焦痕来。

我赶紧使用寒气,抵御它的热浪。

只是热浪很快就消失了,之后再也没有任何不好的感觉。

我也是纳闷不已的。

灵识在体里扫视一遍,那团污垢就像凭空消失了似的,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我擦了擦头上的汗水,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却没有任何不良的感受。

在刚才污垢钻进去的皮肤上面,留下一个指甲大小,黑色火焰形状的标记。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古怪的东西,或许只有关婷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愣了一会,我知道时间很紧迫,得赶紧找到修罗殿的出口才行。

在空间最里面,有一面雪白的墙壁。

虽然上面有魔气在滚动着,却依稀能看清楚,上面写着好几排纂字。

字体遒劲有力,像是要从墙壁上挣脱出来似的。

望着那行字,我也是惊喜不已的。

它们的大概意思是说,“禹皇这个王八蛋,想要把我困死在这里,我经过三年不断努力,终于把他的法阵弄出一个缺口出来,想要困住我,根本就没那么容易,等我出去后,我一定要跟他拼个你死我活的。”

除此之外,在旁边的墙壁上,画着一块第三重空间的地图。

在地图的东南角,画着一个三角形状的标志。

如果我没弄错的话,那就是离开修罗场的出口了。

按照魔皇所说,他之所以把出口画在墙壁上,就是要让后进来的人知道,禹皇根本就困不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