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神

河神

更新时间:2021-07-22 15:00:17

最新章节: 新书出来了https:///book/135516书名叫《重生捡漏高手》在本网站搜索就能找到,欢迎感兴趣的朋友继续支持…………………………………………………………………………………………………………………………………………………………………………………………………………………………………………………………………………

第36章 木头人

因为第一次到这里来,他也不知道,附近有没有藏着什么可怕东西。

最重要的是,怕暴露在银芒范围外,被煞气侵蚀,他始终跟我保持着不到一丈远的距离。

因为巫支旗被他控制住,他更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

眼看着一张满是尖利牙齿的嘴巴就要咬到他脖子上。崔瀚身体向后一仰,同时短剑向着黑影刺去。

我这才看清楚,扑向他的是黑子。

一进到宫殿里面,黑子就不见了,我也不知道它去了哪里。可能是见到巫支旗有危险,它才急忙冲了出来。

短剑擦着黑子的肚子划过去,随着嗤的一声响,黑子嘴里发出一声哀嚎,向着我这边飞过来。

我赶紧扶住它,短剑在它肚子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如果再深一点,非得被开膛破肚的不可。

黑子倒是很硬朗,仍旧站在我面前,朝着崔瀚狂吠不已。

崔瀚不屑的说道,“没用的畜生!”

他再次向着巫支旗跟前走去,嘴里说道,“看这次谁还能救得了你!”

我当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祖先死在自己面前。“大不了我们同归于尽!”我咬着牙说道。

听我这么说,崔瀚忽然明白了我的意思。

他不再理会巫支旗,而是直接向我扑过来。嘴里说道,“哼,你想死,我还不想死呢!”

我恶狠狠的说道,“死不死已经由不得你了!”

眼看着他就要扑到我面前,我赶紧把手里的鲤鱼丹扔了出去。

鲤鱼丹一直在利用我力量放射光芒,如今一离手,光芒立刻变得非常暗淡。

等到落地上时,光芒也跟着消失了。

看到这一幕,崔瀚的脸都扭曲了。

他不再理会我,而是直接冲到鲤鱼丹跟前。他疯了似的,把鲤鱼丹拿到手里。

只是鲤鱼丹在他手里,光芒异常灰暗,跟在辛宏远手里时倒是差不多少。

他嘴里不停说道,“我不会跟你一起死的!我要把石碑拿回去,会长一定会重重有赏的!”

望着他手忙脚乱的模样,我的嘴角漏出一丝冷笑来。

刚才还一副不可一世的崔瀚,如今疯了似的,把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鲤鱼丹上面。

我能看到,黑色煞气正向他身体周围汇聚过去。

我慢慢的走到巫支旗跟前。

巫支旗脸上仍旧带着一丝笑意,说道,“我果然没看错,我们巫家没有贪生怕死的人!”

我知道自己生命也快到了尽头,笑着说道,“虽然之前不认识您,可能跟您死在一起,我也算心满意足了。”

巫支旗笑着摇摇头,说道,“我们巫家人体质特殊,这么一点煞气,根本不可能要了我们的命。你就放心好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交给你办。”

不远处,崔瀚已经被煞气给包围了。

那些煞气浓得像化不开似的,崔瀚绝望的声音也从里面传出来,“不可能的,我不想死!”

他边说,边想向这边跑过来。只是因为被煞气围着,连速度也慢了很多。

看到我安然无恙的站在巫支旗身边,他恶狠狠的说道,“你不是要跟我同归于尽吗?既然要死,那么我们就一起死好了!”

巫支旗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在离我们一丈多远处,崔瀚实在支持不住,一个跟头摔倒在地。

他手里的鲤鱼丹远远的甩了出去。他像一条蛇似的,向着这边爬过来,同时嘴里说道,“求求你们,救救我!”

巫支旗像看着一个死人似的,说道,“到了这种时候,谁也救不了你了。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他的话音刚落,一阵凄厉的惨叫声传过来。

眼看着崔瀚身上像被洒了硫酸似的,皮肉正在以可见的速度消失。

惨叫声越来越弱,最后只剩下一堆骨架散落在地。

看到这一幕,我也出了一头冷汗,宫殿里的煞气真是太可怕了。

我更加纳闷,为什么我没有落到跟他一样的下场。

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巫支旗说道,“对于别人来说,煞气是非常恐怖的东西。可对我们巫家人来说,却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它能帮我们提升实力。”

其实之前我对他的话半信半疑的,如今见自己安然无恙的,我才彻底相信了,自己真是巫家后代这个事实。

面对着他,我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亲切感。

巫支旗说道,“当初所有人都把我当成敌人,正是因为河眼里煞气很重,我才逃到这里来。”

听他所说,我才明白过来,问道,“老祖宗,是谁害得你落到这种地步的?我去找他们算账。”

巫支旗摇摇头,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你也没那种本事。我有话要告诉你,你一定要好好听着。”

他的情况很差,估计已经挺不了多长时间了。

他一直吊着一口气,就在等着我,这些话一定非常重要。

我坐在他身边,仔细听着他说的话。

巫支旗有些神往的望着宫殿入口处,说道,“孩子,你可能不知道,在国内一共有五大河流域。五大河流域由五个家族掌控着。当年,我们巫家就是其中一个家族。后来我无意中得到这座石碑,其他人想要把石碑弄到手,才联手追杀我,使得我落到这种地步。”

我不解的问道,“老祖宗,当年我们家族是掌控哪个流域的?”

巫支旗脸上满是骄傲的神色,说道,“在五大家族中,我们巫家是最强大的,掌控着长江流域。要不是被人出卖,我们巫家也不会落到这种地步。”

说到这里时,他微微的叹了口气,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来,说道,“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我出事后,一部分族人随我死在这里,不知道其他人都怎么样了。孩子,你出去后,一定要帮我找到他们,让我们巫家重新兴旺起来。”

我用力的点点头,说道,“老祖宗,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巫支旗很艰难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你暂时还不能暴露身份,对方实力很强。他们不会放过你的。你要悄悄的增强实力,再把属于我们巫家的东西都拿回来!”

说到这里时,他眼里闪烁出一道精光来,一种说不出来的霸气随之迸射而出。

他指了指那个黑色石碑,跟我说道,“你一定要把它保存好,绝对不可以落到别人手里。虽然我研究它好久,却没能参透其中的奥妙。据我所知,石碑里面隐藏着一个惊天的大秘密,这也是他们联手追杀我的原因。”

我把石碑装进背包里,巫支旗指了指自己怀里,说道,“我怀里的东西,是我们巫家祖传的修炼秘法。你一定要把它学会,才有跟其他几大家族抗衡的能力。”

我疑惑的看了看他那件有些破烂不堪的长袍。然后把手伸了进去,摸到一个硬邦邦的,木头一样的东西来。

我吃惊的发现,那居然是一只黑色的木头人。木头人大约一尺多长,跟石碑的大小倒是差不了多少,看不出来是什么材质做成的。

在木头人背面上刻着水波纹一样的纹理,正面则密密麻麻的写满了蝇头大小的纂字。

我只是看了一眼,就有些头晕眼花的。

看到我的模样,巫支旗笑着说道,“你不要急,这些东西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学会的。作为我的后代,我相信,有一天,你肯定会比我更加强大。”

说到这里,他微微的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估计我是看不到那一天了。”

巫支旗脸上满是伤感的神色,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五大家族中,每个家族手里都有这种人。只是上面记载的秘法并不相同。我们最拿手的本事,是掌控水流的力量,我们称之为水遁。剩下的事就要你自己去领悟了。”

望着周围滚滚的煞气,我问道,“老祖宗,这些煞气都是您引发出来的吗?”

巫支旗苦笑着说道,“你太看得起我了。其实在我进来之前,它们就存在了。反倒是因为我,这里的煞气减弱了很多。”

我吃惊的望着这座恢弘的水晶宫殿,问道,“您知道这座宫殿是谁修建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