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神

河神

更新时间:2021-07-22 15:00:17

最新章节: 新书出来了https:///book/135516书名叫《重生捡漏高手》在本网站搜索就能找到,欢迎感兴趣的朋友继续支持…………………………………………………………………………………………………………………………………………………………………………………………………………………………………………………………………………

第35章 石碑

我这才注意到,在水晶箱子后面的墙壁上有一个碗口大小的铁环。

巨兽脚上的锁链原本就是固定在铁环上的,只是因为年代久远,锁链有些锈蚀,才被它给挣断,并逃了出来。

就在这时,巨兽爪子凌空向着崔瀚胸口抓来。

崔瀚已经避无可避,只得倒在地上,用短剑向着它爪子上迎去。

随着叮的一声响,爪子抓在短剑上面。

巨兽力气很大,短剑被压得一点一点的向着崔瀚胸口靠近过去。

崔瀚被吓得面如土色的,朝着我喊道,“快拉锁链,把它缠在铁环上!”

锁链很长,拖在地上那部分足有两三丈,把它缠在铁环上,也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我心里很清楚,如果制住巨兽,那么再想除掉崔瀚,就更加困难了。

崔瀚知道我在想什么,凶巴巴的吼道,“陈超的小命就捏在你手里,该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吧!”

这个时候,短剑已经被巨兽的爪子压到他胸口处。只要再稍微近一些,崔瀚立刻就会丢掉性命。

他眼中满是惊恐之色,大口的喘着粗气。

我把心一横,为了陈伯,只得先保住他的命再说!

我拉住锁链,然后向着铁环跟前跑去。

巨兽非常聪明,它猜到我的意图,不再理会崔瀚,一扭头向着我冲过来。

它的速度极快,简直跟旋风似的,眨眼间已经追到我身后,寒气侵入皮肤。

我赶紧把锁链缠在铁环上,然后飞身向着旁边跳去。

巨兽的爪子贴着我后背划过去,抓在墙壁上面,发出嗤的一声响。

我被吓出了一身冷汗来。

巨兽拼命挣扎着,锁链发出哗哗声响。同时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叫声,叫声非常熟悉,昨天夜里我听到的就是这种声音。

看来风水局被破坏掉后,它就从里面冲了出去,它把这里当成了老巢,天亮后又跑了回来。

对于这种东西,村民一点抵抗能力都没有,在一夜之间杀死全村的人,并不是什么难事。

我站在一边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崔瀚走过来,得意的笑着说道,“好样的。”

他扭头望着怒不可遏的巨兽,说道,“真想不到,已经绝迹多年的碧鳞血獭居然还活在这里!”

他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望着周围的铁箱子,说道,“要是我没猜错的话,铁箱子里装着的都是各种各样的奇异怪兽。真不知道是什么人把它们给收集到这里来的。这些东西生命力极强,要是被它们给逃出去,后果将不堪设想。”

我也有些明白了,因为太爷弄出去的那口箱子里,装着的是一条红鲤鱼。

这条鲤鱼肯定也很有些来历,否则体内不可能有这种专门克制煞气的鲤鱼丹。

现在还管不了那么多,制住碧鳞血獭后,村民暂时还是安全的。

这个时候,崔瀚已经沿着石阶,向着平台上面走去。

他三两步走上平台,我在后面紧紧的跟着他。

在那人身后,放着一只一尺多长的黑色石碑。石碑乌沉沉的,似乎有着黑色波纹在上面流转着。

崔瀚得意忘形的走到石碑跟前,伸出手去,打算把它给拿到手里。

只是他的手还没碰到石碑,那个人身体忽的动了一下,一只惨白的手伸过来,抓住了崔瀚的手腕。

崔瀚被吓得一哆嗦,赶紧把手缩了回来。

我吃惊的发现,那个人慢慢的转过身来。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崔瀚,说道,“你胆子真不小,居然敢动我的东西!”

不仅是我,连崔瀚也没想到,过了上百年,这个人居然还活着。

崔瀚结结巴巴的说道,“巫先生,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

那个人的声音非常平淡,继续说道,“到这里来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出去的。你应该知道这个规矩吧?”

“我知道,”崔瀚脸色煞白的说道,“求您放过我吧,我这就走!”

“那还不快滚!”那人眼里迸射出浓浓的杀意来。崔瀚赶紧扭头向着石阶下面跑去。

对方的目光落在我身上,脸上浮现出一丝喜色来,朝着我摆摆手,说道,“你过来!”

不知道他要我过去干什么,我犹豫了一下,只得向他跟前走去。

因为怕被煞气侵蚀,崔瀚躲在石阶下面的一个角落里。

那人上上下下的打量我一番,然后说道,“我等了二十多年,你终于来了。”

他的声音异常温和,跟刚才相比,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听到他的话,我就是一愣,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那人淡淡的说道,“二十多年前,我让人把你送过来。结果你一直也没出现。不过我终于见到你了,这也算是一件很幸运的事。”

“你是谁?为什么要等我?”我不解的问道。

那人笑着说道,“我是你的祖先。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在等你。只有你,能让我们家族重新发扬光大。”

之前我听曹汐说过族人的事,只是不知道,他所说的族人是怎么回事。

对于他的话,我也是半信半疑的。

按照刘德海所说,当年有人把我装到一个青铜棺材里,送到河眼里来,似乎就是来见他的。

给我的感觉,这个人已经快要油尽灯枯了。他只是硬撑着,等到了我。

他喘息了一会,说道,“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你把那只石碑带走,记住,这件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否则会惹祸上身的。”

还没等我说话,忽的一道身影从旁边跳出来,是崔瀚。

刚才我只顾着跟那名男子说话,忘记了他的存在。

在听到我们的对话,崔瀚满脸的喜色,冷笑着说道,“我刚才还有些弄不明白,一向心狠手辣,杀人如麻的巫支旗怎么会如此心善,居然放了我一命?原来你已经不行了!哈哈,我今天运气真的很好!”

巫支旗冷笑着说道,“虽然我已经灵力耗尽,但要杀死你这个跳梁小丑,倒是不会费什么力气,要不你过来试试?”

听他这么说,崔瀚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在来之前,他已经把河眼里面的情况调查清楚。他之所以敢进来,就是以为巫支旗已经死掉了。

如今见他活生生的坐在面前,他心里也是忐忑不安的。

可想到想要的东西就在面前,他把心一横,寻思着,“是死是活,就赌这一把了!”

他小心翼翼的向巫支旗跟前靠近过来。

虽然我头一次跟巫支旗见面,却有着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我当然不想崔瀚伤到他。我走过去挡住崔瀚的去路。

崔瀚当然不会把我看到眼里,他飞起一脚来,踢在我肚子上。

我被他踢得退出去一米多远,一下子坐在地上。

这个时候,崔瀚已经到了巫支旗跟前。

他把短剑横在他脖子上,说道,“你果然是在糊弄我的。今天,我就把你守护着的石碑带走,以后就是我们天寅会的天下了。”

巫支旗不屑的说道,“天寅会是什么东西?老子从来没听说过。看你这个模样,估计天寅会里也没什么好东西!”

崔瀚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冷笑着说道,“你这个无能的后代很快就要在世上消失了。巫家的直系后代也将彻底不存在。”

巫支旗扭头看了我一眼,冷声说道,“你别太得意,我们巫家的血脉怎能那么容易消失!”

崔瀚咬着牙,短剑向着巫支旗脖子上划去。

巫支旗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他之所以能支撑到现在,不过是在等着我的到来,了却这个心愿。

我从地上爬起来,想要过去帮他,已经来不及了。

眼看着短剑就要刺进他脖子里,巫支旗根本没把他看在眼里,仍旧笑眯眯的看着我。

忽然黑影一闪,一道身影闪电似的向着崔瀚扑过去。

虽然崔瀚手里的短剑刺向巫支旗,他的神经却一直紧绷着,留意着周围的每一点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