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神

河神

更新时间:2021-07-22 15:00:17

最新章节: 新书出来了https:///book/135516书名叫《重生捡漏高手》在本网站搜索就能找到,欢迎感兴趣的朋友继续支持…………………………………………………………………………………………………………………………………………………………………………………………………………………………………………………………………………

第32章 大脚印

大伙都忐忑不安的,早早回刘家去了。这一夜,根本就没人睡觉。

我和陈伯守在门口处,到了半夜时,仿佛天崩地裂一样的水浪声从河边传过来。

河道里似乎发了洪水,可在这种情况下。没人敢去看个究竟。

更加可怕的是,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从河道里传来。似乎有什么东西刚从蛰伏中醒来,正在欢快的尖叫着。

陈伯跟我说过,当初在爷爷出事之前,也听到过这种叫声。

在场的村民都战战兢兢的,特别是刘家人,都被吓了个半死。

他们也是后悔不已的,当初不该听辛宏远的话,结果惹了这么个大麻烦。

可后悔也是于事无补的,村民更是对他们痛恨不已。

这一夜总算是平平安安的过去了。天亮后,大伙才向着村外走去。

大伙吃惊的发现,在村外的土路上,有很多奇怪的脚印。脚印足有正常人脚印的两个半大小,在脚趾中央还连着蹼。

就连村里年纪最大的人,也没见过这种奇怪的脚印。

更加匪夷所思的是,在脚印旁边,还留着两道锁链划过的的痕迹。

那些锁链足有手臂粗细,似乎有什么东西挣脱了束缚,从河里爬了出来。

它只是在村口处来回徘徊着,并没到村里去,这也让大伙躲过了一劫。

可大伙都知道,这种好运,今天晚上肯定不会再有了。胆小的人都直接回了村子。

我和陈伯还有曹汐到了辽河的河堤上,辽河涨了很多水。

河道里的水比当初刘家人杀掉红鲤鱼时还要多,眼看着就要没过大堤了。

石柱已经有一部分被河水淹没,可仍旧能够看到,两根石柱都被水蛭给覆盖住。更多的水蛭正在向着另外一根石柱上爬去。

我扭头看了看站在身边的曹汐,她也意识到情况非常严重,表情异常凝重。

我跟她说,“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你还是离开村子吧。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曹汐咬着嘴唇说道,“如果换做以前,我肯定会离开的。可现在不行,因为你是我的族人。我一定要留下,跟你一起面对它。”

之前我就听曹汐提过她族人的事,她之所以到村里来,就是要调查沉船的事。

知道我是幸存下来的那个婴儿,当然就把我当成了自己人。

到了中午时分,我们才从河堤上下来,打算回去让村民做好准备。

我真怕以自己的能力,没法护住那么多的村民。如果他们出了事,我一辈子都会不得安生的。

只是我们刚刚到村子里,忽然一大排黑色汽车从村外开了进来。它们足有二三十辆,排场非常宏大。

因为村子非常偏僻,不要说这种高档轿车,连普通的汽车都很少来。

村民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那些汽车。

村子里情况如此危急,外人来了,简直就是来送死的。

我和陈伯还有曹汐站在人群前面,刘家人也走了过来。

刘德海和刘元辉站在我们身边。

随着汽车的车门被推开,数十名身穿黑色体恤的男子从车上下来。

他们都身强体壮的,连身高几乎都是一样。

他们步伐整齐的走到中央那辆轿车跟前,然后躬身站在一边。

前面那人伸手把车门拉开,一名三十几岁的男子从车上下来。

他的表情非常冷漠,看了在场的人一眼。

这个人很陌生,大伙都没见过他。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面孔从后面那辆车里走下来,是辛宏远!

大伙一眼就认了出来,辛宏远的一只袖子空荡荡的。那只手臂被死倒撕掉,已经没有办法接上了。

他脸色煞白,似乎伤还没完全好。

一看到他,我就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辛宏远站在那人身后,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那人朝着身后的人一努嘴,立刻有十几名大汉向这边走过来。

见对方面色不善,刘德海怒道,“你们是什么人?要干什么?”

这个时候,其他村民也都围过来,把我护在身后。

为首那人冷声说道,“谁敢反抗,立刻杀掉!”

听到他的吩咐,几名黑衣人手中寒光闪动,同时有人惊呼着,身上立刻浮现出几道深深的伤口来。

幸亏对方手下留情,并没要了他们的命。

陈伯知道对方有备而来,这样下去,村民肯定会死伤惨重的。

陈伯吩咐着大伙,“你们都退到一边去,别做无谓的牺牲。”

大伙有些担忧的看了看我,陈伯的话还是很好使的,他们忿忿的闪到一边。

对方十几个人过来,直接把我和陈伯以及刘德海父子围在当中。

刘德海心里很清楚,来的人一定是天寅会的。

他暗自后悔不已,当初就不应该跟他们搭上关系。

他冷声问道,“你们要干什么?”

为首那人不紧不慢的走过来,冷笑着说道,“要是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这个村里主事的,名叫刘德海吧?我们通电话时,你不是答应过,要给我们很多好处吗?如今我们的人受了重伤,你想这样就打发掉我们,恐怕没那么容易吧?”

听到他的话,刘德海头上立刻就冒汗了,可跟之前相比,他变得硬气很多。嘴里说道,“不错,我就是村里主事的。有什么事跟我说,这件事跟他们没关系。”

那人不屑的说道,“你虽然是主事的,可这件事你却做不了主!”

他吩咐手下,“把他们带到一边去,给我看好,别让他们逃掉了。”

“是!”有人答应着,把刘德海父子捆得结结实实的,拉到了一边。

那人已经走到我和陈伯面前,他看了我一眼,然后问道,“听说你连死倒都打发掉了。看来你一定是使用了鲤鱼丹的力量吧?”

我点点头,问道,“这件事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那人嘿嘿笑着说道,“当然跟我们有关系。虽然我们无法使用鲤鱼丹的力量,不过你可以带着我们到河眼里去。鲤鱼丹覆盖的范围很大,护住两个人应该不成问题。”

原来上次辛宏远没能得手,才找了帮手来。

他们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肯定不会空手而回的。

我冷冷的盯着他,一句话也没说。

那人板着脸说道,“这件事已经由不得你选择了。”

他扭头吩咐着手下,“每分钟杀掉一个人,直到他同意为止!”

有人答应着,伸手拉过一名村民来,匕首直接刺进他的胸口。

那人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便发出一声惨叫,身体扭曲着倒在地上。

我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这样杀人不眨眼的。

那人再次拉过一名年轻人来,那是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名叫石柱,平时跟我关系很不错。

那人把匕首抵在他胸口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

为首那人冷着脸看着我,问道,“你同意不同意?”

我心里很清楚,只要他一点头,石柱的命立刻就没了。

石柱虽然被吓得面无血色的,可他一直都一言不发的,并没向对方求饶。

天寅会来了数十名经过特殊训练的手下,村民也不过百八十人。

如果动起手来,不但一点便宜也占不到,肯定还会有很大伤亡。

这种时候谁也帮不了我,只有我自己拿主意了。

我咬着牙根,说道,“好吧,我答应你,带你们的人下去。”

那人脸上立刻浮现出笑容来,说道,“这就对了。你要是能和我们合作,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放了他吧。”听到他的话,他的手下一松手,把石柱推进人群里面。

为首那人笑着伸出手来,打算跟我握手,并自我介绍着,“我名叫左良图,在天寅会还是有些地位的。以后我们应该互相帮忙才对。”

我愤怒的盯着他,当然不会跟他握手。左良图有些尴尬的把手缩回去。

陈伯说道,“你们天寅会别太过分。你知道是谁让我们守护那座风水局的吗?”

其实我真不知道,是什么人或者组织,有那么大本事,能让沈家寸步不离的守在这里数百年。

如今也是头一次听陈伯提起这件事。

听到他的话,左良图犹豫了一下,他当然知道,河眼里的东西那么重要,肯定不是谁都可以动的。

他问道,“是什么人?”

陈伯没有说话,而是伸出手来,先在自己胸口拍了一下。之后把大拇指,食指和中指伸开,无名指和小拇指蜷曲起来,朝着左良图做了个手势。

看到那个手势,左良图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很明显,他明白陈伯那个手势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