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神

河神

更新时间:2021-07-22 15:00:17

最新章节: 新书出来了https:///book/135516书名叫《重生捡漏高手》在本网站搜索就能找到,欢迎感兴趣的朋友继续支持…………………………………………………………………………………………………………………………………………………………………………………………………………………………………………………………………………

第28章 断臂

辛宏远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甚至把村里胆大的人都找来看热闹。他更想在我和陈伯面前炫耀一番。

他让刘元奎和刘元辉领着四五个村民,守在我们身边。我们都躲在树林里面。

整条路都被辛宏远用术阵围住,想要进村,死倒必须得从五行局里经过。

这也是辛宏远如此有把握的一个重要原因。

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就是那颗鲤鱼丹,有了它,灭掉死倒应该问题不大。

一直到了夜里十一点钟,有人低声说道,“来了!”

听到他的话,大伙向着河边望去,果然看到一道身影正急速向这边跑来。

她的头发很长,在风中飘舞着,同时身上的白衣被风吹得鼓了起来。

距离还远,就能感受到寒气扑面而来。

死倒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在惨白的月光照射下,看着异常的吓人。

有人暗自后悔,真不该来看热闹,回去后肯定会做噩梦的。

死倒像一阵旋风似的,向着五行局方向飘来。

到了五行局外面,或许感到有些危险,她放慢了速度。

她站在一根白杨木柱跟前,只要再迈进一步,就会踏入五行局当中。

辛宏远很镇定的站在中央那根木柱下面,目不转睛的盯着死倒。

死倒似乎根本就没看到他。因为太岁的事,使得她的煞气增强很多,她已经下定决心,杀光村里的所有人。

首当其冲的肯定是刘家人,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是刘家人造成的。

虽然死倒没有记忆,可这些东西已经深深的印在她脑海里。

她停留了十几分钟,忽的迈步走进五行局内。

辛宏远赶紧发动五行局,五种颜色的光芒从五根木柱上面闪现出来。

连陈伯也微微点头,低声说道,“这个姓辛的还是有些本事的。”

五行局的威力很强,五种颜色的光芒一起向着死倒身上轰去。

面对着如此强大的灵力,如果是普通行尸,估计一下都抵挡不住,就会魂飞魄散的。

可死倒当然不是那些行尸所能相比的。

她身上迸射出一连串火花来,她张开嘴巴,露出满口白生生牙齿来。同时伸出手来,长长的短剑一样的指甲向一根柳木柱上刺去。

因为有阵法护持着,指甲还没刺到木柱上,立刻被青色光芒给抵挡住。

死倒像疯了似的,嘴里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声。它十根手指不停的向着柳树柱上抓去。

虽然五行局异常强悍,可辛宏远本身的灵力不是很强。特别是面对着实力如此强悍的死倒。

仅仅十几分钟,辛宏远就有些承受不住。

柳树柱上面的光芒被击散,死倒的指甲刺在上面,立刻留下好几个深洞。

照这样下去,估计用不了多久,柳木柱就会被击碎。

辛宏远就是靠着它发动术阵的,如果被破坏掉,那么他就真的一败涂地了!

只是死倒的煞气损耗也很大。趁着这个机会,辛宏远托着鲤鱼丹向着她靠近过去。

感受到强大的威压滚滚而来,死倒不再攻击柳木柱,而是扭头望着辛宏远。随之发出一声尖叫,直接向他扑过去。

辛宏远的表情异常凝重,他一手托着鲤鱼丹,另一只手里则捏着一张符篆。

五种颜色的光芒都集中在符篆上面,刺眼的白光随之迸射而出。同时淡淡的银芒从鲤鱼丹上面闪烁出来。

辛宏远的表情有些紧张,他原本以为有鲤鱼丹这么厉害的辟邪法器,再加上五行局的力量,灭掉死倒,应该不成问题。

可令他大跌眼镜的是,鲤鱼丹的力量居然很弱,远远低于他的想象。这下辛宏远有了慌了神。

辛宏远倾尽全力的想要催动鲤鱼丹的力量,鲤鱼丹仍旧半死不活的,上面光芒很弱。

辛宏远头上全是冷汗,他没想到,费劲心机弄到手的鲤鱼丹,居然这么弱。

照这样下去,不要说灭掉死倒,连保住小命都是一个大问题。

陈伯被人摁在我旁边,他低声说道,“辛宏远虽然机关算尽,可他还是忘记了一个问题。鲤鱼丹只有在活鲤鱼肚子里才能发生作用。”

随着嘭的一声响,柳木柱已经被死倒给推倒,贴在上面的符篆冒出一股黑烟来,立刻化成一堆灰烬。

与此同时,其它几根木桩上的符篆也都冒出黑烟来,全部失去了作用。

只有辛宏远手上的鲤鱼丹还在闪烁着淡淡的银光。

辛宏远知道,事到如今保命才是最重要的。

他扭头向着村子方向跑去。只是死倒的速度比他更快,眨眼睛已经追到他身后。

听到到身后传来的风声,辛宏远把符篆向着死掉身上摁去。

随着啵的一声响,符篆碎成无数片,像蝴蝶似的,飘飘扬扬的落在地上。

以辛宏远的实力,根本就震慑不住死倒。

他实在没办法,只得把另一只手里的鲤鱼丹向死倒摁去。

鲤鱼丹碰到死倒身上,立刻冒出一股白烟来。

死倒发出一声尖叫,那叫声听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死倒胸口处,立刻出现一个拳头大小的焦黑的洞,就像被火烧过似的。

她原本死鱼一样的眼睛,忽然变成血红色,一下子抓住辛宏远的手臂。

辛宏远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来,那只手臂已经被撕了下来。连同手里的鲤鱼丹一起远远的飞了出去。

辛宏远受了重伤,汗水顺着头上流下来。他倒是非常硬朗,飞身向着人群里逃去。

小路周围的灯都被打开,附近被照射得亮如白昼的。

大伙都伸长脖子,在一边看热闹,他们都想知道,辛宏远是怎么消灭死倒的。

可当他们看到辛宏远的手臂被撕掉,血液飞溅而出时才傻了眼。

与此同时,辛宏远已经惊慌失措的冲进人群里面。

这下立刻炸了锅,死倒的身影在人群中飞舞着。每次爪子抓出,立刻就血肉横飞的。

刘元奎和刘元辉领着人站在我们身后。看到这个场景,他们也是面无血色的。

刘德海已经领着人向这边逃过来。

死倒仍旧在人群里中穿梭着,那些跑得慢的人立刻就遭了秧。

死倒的煞气很重,只要煞气入体,立刻就能要了他们的命。

刘元奎把我和陈伯扶起来,问道,“爸,怎么办?”

刘德海的脸色非常难看,他也没想到,原本稳超胜券的事居然会是这种结局。

死倒的速度极快,来去如风的,在场的人几乎没有能逃得出去的。

随着她身边的最后一个人倒在地上,死倒已经一阵风似的向这边冲过来。

白袍在风中飘动着,上面沾满了血迹,样子异常吓人。

她无声无息的,已经追到众人跟前。两名村民惨叫着,被她远远的抛了出去。

刘德海心急火燎的问道,“辛先生,赶紧想办法。你不会让我们给你陪葬吧?”

是辛宏远惹怒死倒的,死倒冲过来,肯定会第一个就要了他的命。

辛宏远因为疼痛,眉头紧皱的。

他的目光从大伙脸上一一滑过,最后落在我身上,嘴里说道,“所有事情都是因他而起,今天能否逃过这一劫,就看他的了!”

“这个王八蛋,到了这种时候,还在打我的主意!”我暗骂道。

“你的意思是?”刘德海不解的问道。

辛宏远说道,“如果他真是你们所说的那个婴儿,死倒肯定不会伤害他。把他推过去!”

这也算是孤注一掷的办法了。

刘元奎和刘元辉一起用力,我觉得耳边生风,直接向着死倒冲过去。

我踉踉跄跄的,而死倒正向这边飘过来。离她还有一丈多远时,我就能感受到,寒气像刀锋似的从我身上划过。

同时我的身体像被冻住了似的。就在跟我擦身而过时,死倒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她的脸离我的脸不过一尺多远,差点贴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