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神

河神

更新时间:2021-07-22 15:00:17

最新章节: 新书出来了https:///book/135516书名叫《重生捡漏高手》在本网站搜索就能找到,欢迎感兴趣的朋友继续支持…………………………………………………………………………………………………………………………………………………………………………………………………………………………………………………………………………

第25章 青铜棺材

刘德海冷声说道,“我也怀疑跟那件事有关系,可我们刘家人不会束手待毙的。”

他扭头问辛宏远,“辛先生,您有什么办法吗?”

辛宏远围着尸体走了好几圈,却一点蛛丝马迹也没找到。

他低声说道,“他先是被煞气控制住身体,然后才杀死了自己。对方煞气很重,普通办法根本就没法阻止她。”

刘德海沉着脸说道,“要从源头上解决这件事才行,我已经有了办法。”

他的脸色很难看,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辛宏远说道,“要不你们都到我住的地方去吧。我能保证你们不再出事。”

刘德海摇摇头,说道,“先按照我的办法做。陈哥你和沈潮跟我来一趟。”

陈伯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稍微犹豫一下,可周围都是刘家人,已经由不得他选择,只得点头同意。

辛宏远没再多说话,而是微微点头。刘德海让人把我和陈伯围在当中,向着他住处走去。

给我的感觉,我和陈伯像犯人似的,被他们带去审讯。

到了刘德海家客厅里面,别人都坐在沙发上,只有我和陈伯站在当中。

刘德海抽了几口烟,问道,“陈哥,你和沈潮爷爷关系最好,他什么事情都不会瞒着你。你告诉我,那次老沈遇到一只顶着青铜棺材的死倒,他从棺材里抱出一个婴儿来。那个婴儿现在在哪里?”

我听爷爷说过,当初也是在辽河里,他遇到了一只死倒,死倒托着一口青铜棺材。

只是棺材里有什么,爷爷从来没告诉过我。我这才知道,原来爷爷从青铜棺材里抱出来的居然是一个婴儿。

刘德海目不转睛的盯着陈伯,继续说道,“那个婴儿的年纪跟沈潮差不多少,应该就是他吧?”问完这句话,刘德海死死的盯着陈伯的脸。

在来之前,陈伯就猜到了他要问什么。陈伯脸上的表情很镇定,淡淡的说道,“老沈当年确实从青铜棺材里抱出一个婴儿来。不过你们不是已经逼着他把那个婴儿埋掉了吗?你们刘家那么霸道,谁敢不听你们的话?”

刘德海冷笑着说道,“你别再骗人了。你跟老沈一样,都不是东西!沈潮就是那个婴儿,就是因为他,我大哥和二哥才死掉的!”

到了这种地步,陈伯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他冷着脸说道,“谁知道你们刘家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这件事跟潮儿一定关系也没有。”

听他这么说,刘德海脸上满是杀气,怒道,“老陈,你别以为自己多了不起。没有谁,世界都会照常运转。弄死你,不过跟弄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陈伯不紧不慢的说道,“你可以弄死我,可你们刘家肯定会遭到报应的。”

刘德海脸上的肌肉抽搐几下,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语气缓和了一些,说道,“陈哥,你知道老沈把那个婴儿埋在哪里吗?”

他一直在试探陈伯。

陈伯说道,“当然知道。老沈当初特意交代过我这件事,就是怕你们将来找潮儿的麻烦。”

听到他的话,我的眼睛有些发酸。爷爷想得很周到,他一直都不放心我。

刘德海说道,“那麻烦你跟我们去一趟。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死倒的东西,绝对不能留着!”

他用阴冷目光看着我,然后领着人向外面走去。

陈伯一直都很冷静,跟我走在人群前面。

在离大堤不远的一个土坡附近,陈伯停住脚步,跟他们说道,“老沈告诉我,那个婴儿就埋在了这里。”

陈伯所说的地方,地面微微凸起,因为时间较久,那个土包都快要消失了。

刘德海吩咐刘聪和他的两个儿子,“你们就在这里挖。”

他们答应着,不停的挖掘起来。他们挖了足有十几分钟,一块木板从下面露出来。

陈伯说道,“老沈告诉我,他杀死那个婴儿后,装在一个木箱里,然后埋在了这里。”

刘德海半信半疑的,让他们小心一些。

果然把木板清理到一边去后,一副有些发黄的骨骸从下面露出来,看模样,应该是个婴儿的。

陈伯问道,“这下你们放心了吧?”陈伯脸上满是嘲讽的神色。

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刘家人坏事做得太多,才会这样疑神疑鬼的。

刘德海沉着脸寻思了一会,问道,“老陈,我最后问你一件事。要是你能答复我,我就不再怀疑沈潮。”

“什么事?”陈伯问道。

刘德海问道,“老沈有没有告诉过你,沈潮是他从哪抱回来的?”

听到他话,陈伯的脸立刻就沉了下来,说道,“老刘,你别太过分!老沈为了村子,把命都丢了,你有什么资格怀疑他孙子?”

虽然看到了婴儿的骸骨,可刘德海仍旧有些半信半疑的。

他像不认识我似的,仔细打量我一番,然后说道,“老陈,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我肯定会调查清楚的。如果有人敢算计我们,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

陈伯懒得跟他们废话,跟我说道,“潮儿,别管他们,我们回去!”

刘德贵领着人拦住我们的去路,他们面色不善的瞪着我们。

陈伯把我挡在身后,说道,“这件事跟他没有关系,有什么事冲着我来!”

刘德海朝着刘德贵摆摆手,说道,“让他们走吧,等把事情调查清楚,看他嘴还硬不硬。”

陈伯拉着我,从人群中穿过。辛宏远则皱着眉头,望着那具小小的骸骨,一直也没说话。

陈伯把我送到家门口,说道,“潮儿,不管以后我出什么事,你都要自己保重。实在不成,就离开村子吧。反正你也对得起大伙了。”

陈伯对于刘家人的手段非常了解,他怕刘家人会对他做手脚。

我跟他说道,“陈伯,要不我们一起走吧。”

陈伯摇摇头,说道,“我活了一大把年纪,已经够了。只要你没事,我就对得起你爷爷了。”

我咬着牙说道,“既然刘家人这么对我们,也就没必要留在这里了。”

陈伯摇摇头说道,“我当初已经下定决心,这辈子无论死活,都会留在村子里。而你不同,因为你跟村子一点关系也没有,你和沈家也没有任何关系。”

我知道陈伯和刘家人撒了谎,因为如果爷爷真弄死了那个婴儿,死倒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我也是满腹狐疑的。至于刘家做过的事,肯定跟死倒有关系。

按照陈伯所说,太岁就是死倒的怨气化成的,死倒让我把它带回来,就是给她报仇的。

看刘德海等人的表情就知道,她肯定跟爷爷从青铜棺材里抱出来的那个婴儿有些关系。

我倒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忽然有人轻轻的敲了敲窗户,我一个激灵坐了起来。看到的却是一张熟悉的面孔,来的人居然是曹汐。

我赶紧把门打开,曹汐直接进了屋,我问道,“你不是已经离开村子了吗?”

曹汐似乎心情很不错,她笑着说道,“我不是说过吗?事情没办完,我是不会离开的。”

“你还有什么事?”我问道。

曹汐说道,“你应该感谢我才对,知道刘家人要来搜你家,我才悄悄的把太岁给带走了。”

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太岁并不是自己消失的。给我的感觉,曹汐对太岁一点都不害怕,似乎知道它的来历。

曹汐说道,“据我所知,刘家人不会放过你的,太岁放在这里,只会给你惹来麻烦,不如送走它算了。”

“送到哪里去?”其实我早就想把它送走了。我像捧着一个烫手的山芋似的,又怕死倒来找麻烦。

曹汐说道,“你把它带回村子,已经完成了死倒的夙愿。把它扔进村边的水塘里就行,这件事就跟你没关系了。”

“真的?”我有些欣喜若狂的。

“那是当然了!”曹汐笑着说道。

我把太岁从鱼缸里拿出来,看了看周围没人,我们两个出了村子。

在离村子数十米远的地方,有一个不大的水塘。水塘里常年都有积水,我把太岁扔进水塘里,心里踏实了很多。

我问曹汐,“你住在哪里?”

曹汐摇摇头说道,“这件事不用你管,你自己保重吧!”

说完话,她便向着村外走去,身影很快消失在黑暗之中。

第二天下午,村里忽然变得热闹起来。还没等我出门,陈伯已经进了院子,低声问我,“太岁还在你这里吗?”

我把太岁被扔进水塘的事跟他说了一遍。

陈伯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幸亏你做得很及时,辛宏远又在搜寻煞气源头了。我怕他们会找到你这里来。”

反正这件事已经跟我没关系,我只要在一边看热闹就行了。

果然,我们刚刚走到村子中央,就看到辛宏远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迎面走了过来。

他们在木马的指引下,向着村子外面走去。

那只木马非常神奇,一直走到河边,便沿着河边来回徘徊着。

辛宏远已经明白了它的意思,跟刘德海说道,“找人把整个水塘都捞遍!我们要找的东西就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