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神

河神

更新时间:2021-07-22 15:00:17

最新章节: 新书出来了https:///book/135516书名叫《重生捡漏高手》在本网站搜索就能找到,欢迎感兴趣的朋友继续支持…………………………………………………………………………………………………………………………………………………………………………………………………………………………………………………………………………

第24章 无头尸体

对于辛宏远的解释,村民仍旧半信半疑的。

有人说道,“是河神爷显灵了,这下村子又要大难临头了。”

刘文斌瞪了他一眼,说道,“不许胡说八道,否则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他们都畏惧刘文斌的权势,不想惹祸上身,只得都闭上嘴巴。可众人脸上仍旧满是惊恐神色。

辛宏远走到石座跟前,他从背包里拿出一只墨斗来,墨斗里装着的却是朱砂。

他让刘德海帮忙拿着墨斗,他自己牵着墨斗线,围着水泥台转了一圈,用朱砂把整个水泥台给围住。

爷爷跟我说过,木匠用的墨斗,本身就有很强的辟邪作用。

辛宏远用墨斗线把水泥台围住,目的就是让里面的煞气没法再漫延出来。

通过这一手,就能看得出来,辛宏远虽然年轻,可还是有些本事的。

他把墨斗收起来,然后让刘文斌把装着鬼发的玻璃瓶子递给他。

他从背包里拿出一只用木头刻成的木马来。木马大约一尺多长,做得惟妙惟肖的。

他像变戏法似的,大伙不知道他在干什么,都瞪大眼睛看着他。

辛宏远把鬼发缠在木马脖子上,然后跟刘文斌说道,“这只木马能够根据鬼发的气息,找到它的出处。只要找到它的来源,那么你们刘家的事也就彻底解决了。”

我觉得辽河里的煞气最重,鬼发或许跟河眼里的东西有些关系,如果真是这样,木马岂不是要跑到河里去了?

辛宏远拍了木马的后背一下,木马轻轻动了动,然后向着庙外走去。

这简直太神奇了,大伙都惊呼着闪到一边。

辛宏远的表情倒是很平淡,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已经司空见惯了。

这里离河边比离村子更近,我以为木马会向河边走。

可令我意外的是,从河神庙里出来后,木马在大门口稍微停留一下,便向着村子方向走去。

木马虽然不大,走路的速度倒是很快,大伙在后面紧紧跟着它。

刘家人脸上的表情都很紧张。他们很想知道,是谁害死刘德利的,如今答案就要揭晓了。

连陈伯也微微皱着眉头,他没想到,刘德利的死居然跟村里人有关系。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太岁变成刘德利的模样,然后刘德利就丢掉了性命。难道这件事真跟太岁有关系?

可太岁就是一团肉块,身上不可能有头发的。那头发又是哪里来的?

真是担心什么就来什么,果然,木马在我家大门口停住了脚步。

看到这一幕,刘德海沉着脸,看着我,说道,“难怪我们刘家人一直出事,原来是你在捣鬼!这次你逃不掉了吧?”

“这个王八蛋,果然把这件事算到了我头上!”我暗骂道。

陈伯说道,“你也看到了,为了你们刘家,潮儿把命都豁出去了。这件事怎么会跟他有关系?”

刘德海朝着几个儿子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把我的退路堵住,别让我逃掉。

刘德海憋了一肚子火,如今终于找到罪魁祸首,他当然不会放过我的。

陈伯问辛宏远,“辛先生,您这招准吗?别冤枉了好人!”

辛宏远漫不经心的说道,“我用了它十几年,还从来没出过错。我只能说,鬼发的来源就在这个院子里。”

木马已经向着院子里走去。

在场人当中,只有陈伯最了解我。他心里很清楚,我虽然不屑于刘家的所作所为,但是绝对不会害他们,况且我也没那种本事。

连村民也是议论纷纷的,他们都知道,这些年来,一直是沈家人在保护着村子。要不是爷爷和太爷为了大伙丢掉性命,估计村子早就不存在了。

至于刘德海所说话,他们也不怎么相信。木马直接进了院子,然后走到房门口。

出来时,我把门锁住了。刘德海冷声说道,“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把门打开吧!”

我的头上也有些冒汗了,要是让他们看到太岁,那我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也由不得我辩解,我只得把房门打开,然后闪到到一边。

木马已经从门槛上跳了过去。

刘德海让其他人都留在屋外,只有他和刘文斌,以及辛宏远,还有陈伯和我一起进了屋。

刘家的其他人把房子整个围住,包括后窗户跟前都有人守着。他们以为,我被抓了个正着,无论如何也逃不掉了。

木马进了屋,直接走到柜子跟前。装着太岁的鱼缸就在柜子上面。

我猜的没错,问题果然出在太岁身上,害死刘德利的就是太岁。难怪死倒会让我把太岁带回村子。

柜子很高,木马站在地面上,一连跳了好几下,发出咚咚声响,却一直也没法跳到柜子上面去。

辛宏远把它脖子上的鬼发解下来,木马才不再动弹。辛宏远说道,“麻烦你把那个纸箱打开。”

我只得走到纸箱跟前,就在我的手碰到纸箱时,连刘德海和刘文斌都后退了好几步。

辛宏远的表情也很紧张,他一只手伸进背包里,同时目不转睛的盯着我。

其实我比他们还紧张,心差点从嗓子眼里跳出来。只要纸箱一掀开,那就真相大白了,我更是百口莫辩的。

我微微叹了口气,寻思着,“该来的终归会来,怕也是没有用的。”

我轻轻的把纸箱掀开,下面的鱼缸露了出来。

大伙的目光同时落在鱼缸里面,可令所有人意外的是,鱼缸里空空如也的,太岁居然不见了!

我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我离开时,太岁还在鱼缸里,难道它长翅膀飞走了?

这时,辛宏远走到鱼缸跟前,仔细闻了闻,问道,“里面装着的是什么?为什么煞气那么重?”

我跟他说道,“我在里面养过两条鱼,不过前几天死掉了。只剩下这只鱼缸。”

刘家人当然不满意我的解释,可鱼缸里确实没有东西,他们也找不出什么借口来。

刘德海恶狠狠的说道,“你果然够狡猾的。居然先把里面的东西转移走了。你别以为这样就能瞒得过我们!”

陈伯在一边说道,“我是看着潮儿长大的,他绝对不是你们说的那种人。一定是你们弄错了。”

刘德海冷着脸说道,“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们刘家没少照顾你,没想到养的居然是一只白眼狼!”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我也懒得解释,索性站在那一言不发的。

辛宏远盯着我的脸看了一会,我的心里反倒异常平静。

过了一会,辛宏远才说道,“可能从河眼附近捕到的鱼,煞气比较重一些。或许是木马弄错了。”

听到他的话,刘德海微微一愣,问道,“辛先生,你说的都是真的?”

辛宏远点点头说道,“有这种可能。”

辛宏远被刘家人簇拥着,向刘德海家走去,最后只剩下我和陈伯两个人。

其实陈伯一直也在怀疑,这件事跟太岁有关系。

我把经过跟他说了一遍。陈伯叹了口气说道,“刘家人坏事做绝,他们以为那件事能遮掩过去。如今终于找到他们头上来了。”

听陈伯的话,他似乎知道死倒的来历。我问道,“太岁跟刘家有关系?”

刘伯说道,“有这种可能。你把太岁放到哪里去了?”

我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它在哪里。”

陈伯说道,“要是它消失了,也算是一件好事。刘家四兄弟都参与了那件事,真是报应!”

他边说边向着院子外面走去。

一连过去了三四天,太岁仍旧踪影不见的,我以为真像陈伯所说的,随着刘德利的死,这件事就过去了。

可是我想错了,第四天早上,我刚刚起床,便发现地面上满是那种湿湿的脚印。

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战战兢兢的走到鱼缸跟前,果然发现,太岁正静静的放在里面,就像从来没人动过它似的。

更令我吃惊的是,它身上浮现出另一张面孔来,那是刘德广的模样!

我急忙穿好衣服,从院子里出来,却看到好多人正向河神庙那边跑去。

我一打听才知道,刘德广果然出事了。

到了河神庙里时,陈伯以及刘家人和辛宏远等人正围在水泥座跟前。

他们脸上满是惊恐的神色。

我这才看清楚,在刘德利死掉的地方,坐着一道身影。

那是一具无头尸体,看身上穿的衣服,应该是刘德广。

他身体周围的地面都被血给染红了,他的头滚出去一米远,脸朝下贴在地面上。

刘德广一只手攥成拳头,另一只手里握着一柄弯刀。弯刀异常锋利,微微闪烁着光芒。

辛宏远脸色煞白的走到尸体跟前。刘德广脖子上的伤口异常整齐,更像被一刀就砍掉了脑袋。

陈伯低声跟我说道,“刘德广是自杀死的。”

刘文斌眼前发黑,差点跪在地上。

他由孙子扶着,才勉强站稳身子,颤抖着说道,“我们刘家到底做了什么错事?为什么倒霉事会接二连三的落到我们身上?”

在刘德广面前的地面上,同样摆着一枚银元。

刘德海四弟名叫刘德贵,在村里一向飞扬跋扈的,气焰甚至比刘德海还要嚣张。

刘德贵声音颤抖着说道,“三哥,对方找上门来了。当初大哥把那个人的脑袋砍下来,如今他也落到同样的下场;二哥把另一个人轰成了筛子,结果他也是同样的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