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神

河神

更新时间:2021-07-22 15:00:17

最新章节: 新书出来了https:///book/135516书名叫《重生捡漏高手》在本网站搜索就能找到,欢迎感兴趣的朋友继续支持…………………………………………………………………………………………………………………………………………………………………………………………………………………………………………………………………………

第219章 地毯

在石阶两侧,各竖立着一排一丈多高的汉白玉柱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连普摸了柱子一下,这才发现,柱子上面也满是那种黏糊糊的粘液。

石阶很长,我们走了足有四五分钟,还没走尽头。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阵沙沙声响,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向这边走过来。

大伙一直都保持着警惕,听到声音赶紧停住脚步。

手电筒光束同时向着那个方向照射过去。

我们忽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在石阶下面铺了一层厚厚的红色地毯。

“真是见鬼了!“连普嘟囔着。“我们上来时,明明什么都没有,怎么会有一条地毯?“

再说石塔封闭了这么多年,就算有地毯。估计也早就破烂不堪的了,不可能这样崭新的。

我们不能放过一点可疑的地方。

大伙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扭头向着石阶下面走去。

申明杰走在人群最前面,他手里握着一柄弯刀。

大伙都感受到一种很诡异的气息,每迈出一步都非常小心。

红地毯面积很大,石阶下的地面整个被它给覆盖住。

更加奇怪的是,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就像突然间从地下冒出来似的。

我们站在石阶上面,只要再下一级石阶,脚就会落到地毯上面。

申明杰回头跟大伙说道,“我下去看看,你们帮我护着点!“

齐胜山答应着,大伙都握着兵器,目不转睛的盯着下面。

其实自从进入石塔开始,我的神经就一直紧绷着。

申明杰的脚踩在地毯上面,地毯似乎很柔软,他的鞋子有一半都陷了进去。

他扭头看着我们,问道,“地毯怎么会热乎乎的?“

他的话音刚落,我忽然看到地毯轻轻动了一下。

我赶紧朝着他喊道,“快上来!“

申明杰也觉得有些不对劲,飞身向着台阶上跳来。

只是他的双脚像被地毯黏住了似的,根本就没法跳起来。

同时一道波纹在地毯上面涌动着,地毯猛的掀起,申明杰被地毯卷住,只有头露在外面。

他双手被紧紧的裹在地毯里面,连短剑都没法挥动。

他朝着我们大声喊道,“地毯是活的!“

他的话令大伙毛骨悚然的,地毯怎么会是活的?

只是地毯滚动的速度极快。飞快的向着一个角落处收缩过去。

我赶紧挥动玄天剑,一道剑芒向着地毯上面劈去。

随着嗤的一声响,一股血从地毯里面喷出来。

地毯非常结实,被我劈了一剑,似乎伤得并不重。

眨眼间便带着申明杰缩进那个角落里面。

大伙听到申明杰的惨叫声从下面传过来。

众人互相看了一眼,都看到对方脸上惊异的神色。

我们飞快的从石阶上面跳下来,脚落在实地上,粘液比之前更多了。

我们向着申明杰失踪的地方追去。

这才发现,在那个角落处,有一个黑乎乎的洞窟。

洞窟圆圆的,足有数丈大小,一股股的腥味从里面冒出来。

“这是通到哪里去的?“望着那个深不见底的洞窟。连普低声问道。

我们谁也不知道,它是通到哪里去的,而申明杰就是被血红色的地毯卷了进去。

一股股热气从里面冒出来,大伙脸上都有着惊恐的神色。

齐胜山寻思了一会,说道,“估计申明杰的命已经保不住了,我们就算下去,也是无济于事的。办正事要紧。“

我们对里面的情况一点都不了解,如果贸然下去,弄不好还会有人把命丢在里面。

其实大伙都不想下去冒险。

大伙侧着耳朵听了听,一阵咕咕声从洞窟里面传出来。

更像是人在消化食物时,传出来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大伙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们扭头向着石阶跟前走去。

更多的粘液顺着石阶流下来,连脚下都滑腻腻的,每上去一步,都非常吃力。

大伙拼命的向着石阶上面跑去。

终于到了上一层,那里有一个更大的空间。

空间顶部是圆形的,我们已经到了龙形石像的嘴巴里面。

这里距离水面有十几丈高。在空间顶部,有两个透气孔,空气正从外面吹进来。

感受到一丝凉风,大伙才觉得舒服一些。

在空房间一个角落处,摆着一张八仙桌。在八仙桌上面,放着一只坛子。

这种坛子我倒是见过几次,无论在河眼里,还是在青龙殿里,都有这种坛子。

我忽然有些明白了,难道冯元义他们所说的玉佩,就是我们从青龙殿里拿出来,用来打开白虎亭的那种玉佩吗?

看来连天灵会的人也知道了白虎亭的事。

那是一个灵尊级别人物留下的建筑,吸引力当然比沈鹏举的青龙殿要大得多。

坛子里装着的应该就是玉佩。

“我们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连普忙不迭的向着坛子跟前走去。同时说道,“祖上留下的东西,一定就在坛子里面。“

他的速度很快,眨眼间已经走到八仙桌跟前,伸手去拿那只坛子。

只是他的手还没碰到坛子,忽然吃惊的盯着脚下,脸上满是惊恐的神色。

大伙这才发现,地面很松软,他小腿以下的部位,全部陷进地面内。

同时黑烟从下面飘上来,一股子浓重的腐臭味扑面而来。

大伙吃惊的发现,他的小腿像被强酸腐蚀了似,变得皮开肉绽的,连骨头都露了出来。

过了一会,连普才感到疼痛。

他顾不得再去拿那只坛子,而是大声惨叫着。

粘液像活物似的,顺着他的小腿,向他身上伸展过来。

眼看着自己半截身子只剩下骨头。而连普却还没死掉。

他的惨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的。

过了一会,身体支撑不住,直接倒在地上。

眨眼间,身体便整个被粘液覆盖住。最后只剩下粼粼白骨。

大伙从来没见过这么恐怖的场景。

关键是,众人一直也没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万平惊呼着看着地面。

大伙这才发现,那种粘液正从地下涌出来。

鞋子已经有一半被粘液给淹没。

那种粘液腐蚀能力很强。连鞋子都冒出黑烟来。

我忽然有些明白了,这是消化液,我们正在某种凶兽的嘴巴里!

我的话有些惊世骇俗的,可这却是事实。

刚才卷走申明杰的就是凶兽的舌头。

大伙虽然身经百战,并且非常镇定,却从来没遇到过这么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眼看着消化液正在向着我们涌过来。

我们根本就没有机会去拿那只坛子,否则下场会跟连普一样。

我挥动玄天剑,剑芒向着墙壁上面轰去。

如果真像我想象的那样,我们正处在一直巨大凶兽的嘴巴里。

那么剑芒一定能够伤到它,果然一道道血痕从剑芒轰过的地方浮现出来。

只是那些伤痕很快就愈合了。凶兽的愈合能力很强,玄天剑对它伤害并不大。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谁也别想活着从这里出去。

石阶下面满是粘液。我们不可能按照原路回去了。

我这才想起来,我们上来时,看到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汉白玉的柱子,而是凶兽的牙齿。

这么一想。我的头上满是冷汗。

范理最年轻,经历的事情也不多。他立刻就慌了,向着台阶跟前跑去。

我朝着他喊道,“别乱跑,快回来!“

可是我的提醒已经晚了,范理刚刚跑出去几步远,那些粘液就没过他的小腿。

他的身体一个趔趄,倒在粘液里面,惊恐的叫声随之传过来。

眼看着他的身体被粘液给吞没了。

大伙这才真的有些慌了神,因为我们的攻击再强,对它根本就不管用。

我们更像是被困在一张巨大的嘴巴里面。

我忽然想到一件事,如果我们所处的地方是凶兽的嘴巴,那么头顶应该是它的上牙膛才对,而那两个通风口就是它的鼻子。

我跟齐胜山他们说道,“从它鼻孔里爬出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