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神

河神

更新时间:2021-07-22 15:00:17

最新章节: 新书出来了https:///book/135516书名叫《重生捡漏高手》在本网站搜索就能找到,欢迎感兴趣的朋友继续支持…………………………………………………………………………………………………………………………………………………………………………………………………………………………………………………………………………

第21章 人脸

就在我把它拿到手里时,死倒带着瓷坛一起向远处游去。并消失在石柱附近的水面下。

我疑惑的看着手里的东西,真不知道死倒为什么要把它交给我。

陈伯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死倒的戾气很重。你捡了一条命,真是万幸。”

我问道,“陈伯,这是个什么东西?”

陈伯苦笑着说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太岁。”

太岁?我倒是听说过这种东西。民间有一句谚语叫做,不要在太岁头上动土。给我的感觉,太岁和死倒一样诡异可怖。

我不解的问道,“陈伯,她把这个东西交给我做什么?”

陈伯说道,“据说太岁是由死者的怨念凝聚成的。它的煞气比鲤鱼煞还要可怕。太岁里凝聚着死倒生前的执念。至于她要你做什么,我也不清楚。不过这件事最好别让外人知道。”

这里距离岸边很远,太岁又不是很大,别人根本就看不清楚。

我赶紧把太岁装进一个塑料袋里,再放进口袋里面。这才划着船向岸边而去。

见我们平安无事的,刘德海等人当然非常高兴。

就在小船靠岸时,大伙七手八脚的帮忙把尸体都抬到岸上去。

刘德海问我,“你在瓷坛里看到了什么?”

我跟他撒了个慌,说道,“瓷坛里是空的,什么都没有。”

刘德海半信半疑的看着我。他盯着我的脸看了好一会,估计他也不怎么相信我的话。

这种事本来就很诡秘,如果知道了,或许会惹祸上身,所以刘德海也没多问。

他让人抬着三具尸体,并把它们都抬到坟地去。

我和陈伯把船拴在岸边,然后跟着他们到了坟地。

等我们到那时,坟地边缘处,已经堆了三堆干柴。

刘德海沉着脸,指挥着人把三具尸体都放在干柴上面。他怕再出事,已经决定把尸体给烧掉了。

随着熊熊大火冲天而起,三具尸体被火焰给吞没了。

陈伯这才松了一口气,跟我说道,“我们回去吧,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还有什么事情?”我问道。

陈伯手里拿着那只青铜八卦,说道,“它的的辟邪能力很强,有它在手,鲤鱼煞就再也掀不起多大风浪来了。”

我们走到埋着鱼骨的地方,陈伯让我把泥土挖开。

我这才发现,鱼骨周围方圆数丈范围内的泥土都变成了墨黑色。

原来鲤鱼煞根本就没被震慑住,难怪村里还会接二连三的出事。

陈伯把青铜八卦放在鱼骨上面,我问道,“从今以后,村里不会再出事了吧?”

陈伯说道,“至少鲤鱼煞已经被镇住,应该会太平一段时间了。”

我刚刚转身想要回去,却看到曹汐正站在我身后,她悄无声息的,把我给吓了一跳。

连陈伯也疑惑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曹汐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跟我说道,“沈潮,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许再参与刘家的事吗?结果你就是不听。这下谁也救不了你了。”

我笑着说道,“鲤鱼煞已经被镇住,不会再有事了。”

曹汐摇摇头说道,“这不过是个开始而已,更可怕的事情很快就要发生了。”

听到她的话,陈伯也眉头紧皱的,低声说道,“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开村子吧,刘家人不是好惹的,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曹汐不屑的说道,“哼,我才不会怕了他们。”

“谁的口气那么大?”她的话音刚落,我便看到一群人向这边走来,为首的正是刘德海。

他沉着脸,把自己三个儿子都烧成灰,并埋了起来,他的心情肯定不会好。

他背着手望着曹汐,说道,“其实我一直在注意着你。自从你回村后,我们刘家就没消停过,这件事跟你也有些关系吧?”

曹汐淡淡的说道,“当初是你们把我家人给逼得走投无路的,受到报应也是应该的。”

刘德海哼了一声,说道,“小丫头,嘴巴倒是很毒。既然你跟我们刘家作对,那么我们也不会放过你。”

刘德海憋了一肚子气,正愁没处发泄,见曹汐跟他针锋相对的,立刻就发了火。吩咐着身边的人,“你们把她带回去,反正村子里死了好几个人,再多死一个也无所谓。”

刘德海他二哥刘德利跟在他身边,听到他的吩咐。领着人向曹汐逼近过来。

曹汐倒是一点惧意也没有。我当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把她带走。

我心里很清楚,如果曹汐落到他们手里,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我上前两步,护在曹汐跟前,跟刘德海说道,“刘叔,凡事总要讲道理,总不能你说这件事跟她有关系就有关系吗?”

望着我,刘德海脸上的肌肉抽搐两下,怒道,“怎么,你也想跟我作对吗?别以为我不敢动你!”

在村里,刘家人就是土皇帝,甚至掌控着村民的生死大权,所以村里人才会这么惧怕他们。我当然不会让步,更不能让他们动曹汐。

我跟刘德海说道,“刘叔,据我所知,村里的事恐怕还没完。你就不怕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吗?如果你敢动她一个手指头,以后不管村里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管的!”

我这句话倒是很有分量,因为刘德海亲眼看着我把他三个儿子的尸体捞上来。给他的感觉,我的能力似乎还在我爷爷之上。

他的眼珠转动几下,经过这件事,我在村里的威望增加很多,他也不敢得罪我。

他寻思了一会,说道,“好吧。沈潮,我给你个面子,先不跟她计较。不过你得让她赶紧离开村子,要是让我再见到她,我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说完,他领着手下气势汹汹的走了。

我跟曹汐说道,“你的事情也该办完了吧?赶紧离开村子吧,刘家人不会放过你的。”

曹汐冷着脸没有说话。我把陈伯送回到破庙里,然后跟曹汐回到她的住处。

一路上,曹汐都没有说话,进屋后,就开始收拾东西。她也知道,刘家人心狠手辣,说得出来就办得到。

收拾完东西后,她跟我说道,“沈潮,你也要小心一些。我知道这是你们沈家人的职责,可这件事不是你能阻止得了的,别把自己命搭上。”

我点点头,并帮她拿着行李,向着村外走去。一直看着她上了车,才打算扭头往回走。

身后传来曹汐的声音,“你放心,我很快还会回来的。”

我疑惑的看了她一眼,随着汽车轰鸣声响起,汽车已经开走了。

回到家里后,我把一个鱼缸腾出来,然后把太岁放了进去。

不管死倒让我完成什么夙愿,至少我已经把太岁给带了回来。

给我的感觉,太岁就像一个肉球似的,甚至没有生命,根本就没陈伯说的那么可怕。

一连睡了好几天踏实觉,村里也似乎恢复了平静。庄稼没了收成,村民只得到河边去捞鱼补贴家用。

可大伙仍旧离那座风水局远远的。

大约一个多星期后,一天傍晚,我干完活从外面回来。

忽然看到院子里有一行脚印,脚印是湿的,就像有人刚从水里爬出来似的。

我疑惑的向着房子里走去,那行脚印一直延伸到房门口,我赶紧把门推开,直接进了屋。

在房间地面上,留着很多那种湿湿的脚印,就像有人在房间里徘徊了好几圈似的。

我在房间里搜寻了一遍,什么东西都没被动过的痕迹。我也弄不清楚那些脚印是从哪里来的。

我把脚印的来龙去脉弄清楚,最后才发现,脚印是从柜子跟前开始的。

我们家用的柜子是太爷留下的,非常古老,除了可以装衣服外,还可以用来盛粮食。

我把柜子打开,里面也没有被动过的痕迹。这就有些奇怪了,我把那片地方都看了一遍。

目光忽然落在鱼缸上面,鱼缸是用来装太岁的。

因为太岁过于诡异,我怕被被人发现,才用纸箱子把它给遮盖住。

我立刻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寻思着,“难道那些脚印跟它有关系?”

一有这种想法,我赶紧走到纸箱子跟前,然后小心翼翼的把它掀开。

当看到鱼缸里的太岁时,我被吓了一跳,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以往它总像一团肉团似的,上面甚至连个皱褶都没有,可这次出现在我面前的居然是一张人脸!

除了没有头发之外,它脸上的五官异常清晰,跟真人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我定了定神,盯着那张脸看了好一会,忽然觉得有些熟悉,跟刘德海他二哥刘德利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我的头皮有些发麻,“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会长出这样一张面孔来?”

自从把它带回来后,我就从来没让别人见过它。它更没见过刘德利长什么模样,这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我忽然想到陈伯跟我说过的话,太岁的煞气很重。死倒让我把它带回来,就是完成她夙愿的。

难道这件事跟刘德利有关系?

我本来就对刘家人没什么好印象,想到刘德海要对曹汐下毒手时,我更是一肚子气。

太岁仍旧一动不动的,盯着它,我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