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神

河神

更新时间:2021-07-22 15:00:17

最新章节: 新书出来了https:///book/135516书名叫《重生捡漏高手》在本网站搜索就能找到,欢迎感兴趣的朋友继续支持…………………………………………………………………………………………………………………………………………………………………………………………………………………………………………………………………………

第178章 傀儡

这个时候,他已经走到茅屋跟前。老秦伸手把门推开,然后迈步走进去。

茅屋里光线非常昏暗,我们没敢贸然进去,过了一会,才适应里面的光线。

可等我们进去时,老秦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房间里的摆设很简单,在朝着门的地方摆着一张床。

旁边还有一张桌子,和一把破旧的椅子,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东西。

给我们的感觉,老秦倒是很像冯夷,眨眼间就蒸发了。

楚瑶沉声说道,“房间里一定有通道,他不可能这么快逃走的。”

房间里的东西一目了然,根本就藏不了人。

楚瑶很细心,她走到床跟前,床有挪动过的痕迹。

我们小心的把床挪开,果然在床下有一个黑洞洞的入口。

楚瑶骂道,“这个老滑头!”

老秦速度倒是挺快,从进屋到逃走一气呵成,估计他经常用这种办法脱身。

我跟楚瑶说道,“你帮我护着点,我先下去!”

楚瑶叮嘱着我,“你小心一些,他可能就在守在下面等着我们。”

我点点头,然后用玄天剑拿出来,剑芒闪烁而出,整个身体都被乌芒笼罩住。

通道并不是很深,我轻轻的跳下去。我的脚刚刚落地,就赶紧向着旁边一滚。

令我意外的是,下面居然很宽敞,足有四五丈大小。

周围却是死一样的寂静,连个人影都没有。

我朝着上面喊了一声,让楚瑶下来。

随着嘭的一声响,楚瑶也从上面跳下来。我们向着周围看了看。

这才发现,空间里面足有五六个出口。我们也不知道,它们都是通到哪里去的。

我们只得走到中央那个出口跟前,我在前面引路,楚瑶则护在我身后。

通道高约一丈,宽约一两米的样子。看模样,这个通道已经修建了很长时间。

通道并不是很长,不过十几分钟,我们就到了通道出口处。

一条石阶向上面伸展着,我小心翼翼的沿着石阶向上面走去。

在出口处,有一块石板挡在上面。

我轻轻的把石板掀开,然后探着头向着外面看了一眼。

这才发现,出口在一户人家的房间里面。

见周围没有动静,我和楚瑶才爬了出来。

我们站在房间里,脸上都是疑惑的神色。我们转了一圈,又回到村子里来了。

而整个村子里,似乎真的只剩下老秦一个活人。

我们从房子里出来,这才发现,在大门口仍旧挂着一盏灯笼。

令我们意外的是,那盏灯笼并没有熄灭,似乎所有的问题都出在灯笼上面。

我们到了大门口,仔细观察着那盏灯笼。

灯笼是用一种皮膜做成的,皮膜毛孔很细。楚瑶皱着眉头说道,“那是人皮!”

听到她的话,又想打坟地里的那些坟丘。

村子里每户人家门口,都挂着一盏这样的人皮灯笼,似乎村里所有人都被做成了灯笼。

我低声问道,“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

楚瑶摇摇头,说道,“我也说不清楚,冯夷落到他们手里,多半凶多吉少的,弄不好也被做成了灯笼。”

听到她的话,我很替冯夷担心。可是村里空无一人,我们一点线索也没有。

就在这时,楚瑶惊喜的说道,“你看,是冯夷!”

听到她的话,我就是一愣。向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我看到一道身影正从不远处跑过。

从后面看,倒是跟冯夷一模一样。我们也想不到,他居然逃了出来。

我们紧跟着追过去。楚瑶喊道,“冯夷,你去哪里?等等我们!”

楚瑶声音很大,又是在夜里,冯夷肯定能听到。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点反应也没有。

无论我们跑得多快,他总是跟我们保持着同样的距离。

我们又气又急的,眼看着冯夷向最后面那条街上跑去。

而我们就是从那条街进的村子。

更令我们吃惊的是,他居然朝着他失踪的那个院子里跑去。

难道他要回去找我们吗?

我们跟着他到了大门口,却没急着进去。

我们也加了小心,因为我们没见到他正脸。

况且就算真是冯夷,我们喊他,他不可能不答应的。

我和楚瑶后退几步,躲在一堵院墙后面。

果然,随着那道身影进了院子,外面的灯笼也跟着熄灭了。

就在灯笼灭掉时,我看到灯笼里,有个黑影闪动一下。

就是那个东西,把灯笼里的蜡烛弄灭的。

我抬头向着院子里看了一眼。

这才发现,在房门正门口,朝着灯笼的地方挂着一枚铜镜。

月光刚好照射在铜镜上面,铜镜反射出来的光芒正照射在灯笼上。

当有人进院时,光芒就会被遮挡住,而灯笼里面的东西有了动作,蜡烛就会被弄灭。

这让我想到在河神庙里,打开那两扇小门时的情景。

连楚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低声说道,“门上的镜子是按照八极镜仿造出来的。”

这个术法设计得异常精妙,要不是想到河神庙里的机关,我还真的很难发现。

我和楚瑶走到灯笼跟前。

我在沈军阳留下的土遁术中见过这种术法,在土遁术中,属于最简单的。

对于这种修炼过土遁术的人来说非常简单。可如果是外人,那就很令人头疼了。

如果没法破解这种术法的话,只要灯笼一灭,就会被老秦发觉。

我觉得村里肯定不仅仅老秦一个人,他之所以逃走,肯定还有别的原因。

令我更加纳闷的是,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学会这种术法的。

因为只有跟沈家有关系的人,才会使用这种术法。

可现在还管不了那么多,我们得先把冯夷的事解决完才行。

我走到灯笼跟前,把土性灵气集中到手掌上面。

我轻轻的把灯笼割开一道缝隙。在灯笼皮膜上面,沾着这一小块黄土,它是启动术法的关键。

只要把它拿下来,那么这个术法就被破解掉了。

我把它取下来,再次把蜡烛点燃。

不过几秒钟时间,虽然老秦他们很警惕,却也很难发觉院子里进了人。

到了房间门口处,我隐隐约约的看到一个人影正站在里面。

我和楚瑶有了默契,我直接进了屋,她则在后面护着我。

我边问道,“冯夷,你为什么不答应一声?”边把门推开,迈步走了进去。

可令我们意外的是,站在房间里的并不是冯夷,而是我们见过的白纸人。

它仍旧站在原来的地方,不知道被谁给扶了起来。

楚瑶说道,“冯夷果然进来过。”

我们一直在注意着房子里的动静,却没发现,他是什么时候出去的。

“难道这个房间里也有密道?”

经过楚瑶的提醒,我才想了起来。

只是我们在房间里搜寻了一圈,根本就没找到密道。

我和楚瑶互相看了一眼。跟当初冯夷失踪时一样,他似乎又在房间里蒸发了。

在两名顶级灵师的眼皮底下,突然消失不见,这件事有些太不可思议。

楚瑶说道,“要不我们在房间里等着,看他到底在搞什么鬼!”

我答应着,我们回到房间里面。

向着大门口望去,那只灯笼仍旧亮着,并在风中来回摇晃着。

整个村子里死一样的寂静,难怪店老板会说,这里是一个死人村。

如果普通人到这里来,非得被吓个半死不可。

对我们来说,就像有人在变戏法似的,可谜底总有被揭开的时候。

就在这时,楚瑶轻轻的碰了我一下,然后向着窗外指了指。

我这才发现,一张脸从窗户外面露了出来。他面无表情的盯着我们。

我们两个都看得清清楚楚的,正是冯夷!

“冯夷,”楚瑶怒道,“别跟我开这种玩笑!”

冯夷没有出声,就像不认识我们似的。

我们都加了小心,无论如何也不能分开,否则肯定会落得跟他一样的下场。

我们打算从窗户出去,可刚刚跑到窗户跟前,冯夷一转身,向着后院跑去。

他的速度很快,身体轻飘飘的,就像在御风飞行似的。

我们忙不迭的从后窗户追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