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神

河神

更新时间:2021-07-22 15:00:17

最新章节: 新书出来了https:///book/135516书名叫《重生捡漏高手》在本网站搜索就能找到,欢迎感兴趣的朋友继续支持…………………………………………………………………………………………………………………………………………………………………………………………………………………………………………………………………………

第148章 石人血泪

我一连休息一个多星期时间,才养足了精神。

我想到在茅屋里见过的,第三张河图的事。

曹文博消息灵通又见多识广的,或许他能给我提供一些线索。

我问他,“曹叔,你知不知道清河在哪里?”

曹文博说道,“国内叫清河的河流不下十几条。如果你想找河图,它肯定藏在一个很凶险的地方。在这些河流当中,最有名的在长江支流。只是河图跟它有没有关系,我也说不清楚。”

对于我来说,河图非常重要,得赶紧把它的秘密弄明白才行。

我打算亲自去一趟清河,把这件事调查清楚。

曹汐要留下来控制白僵,这次她没法跟我同去。

我想到了赵宇凡,他的实力不错,办事也很慎重,我打算让他跟我一起去。

听说我要出发,曹文博叮嘱着我,“清河属于长江流域,由屈家掌控着。知道你去了他们地盘,屈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可为了河图,我也管不了那么多。

第二天,我就和赵宇凡出发了。

齐春城离清河足有数千里路,我们两个先坐飞机再倒车,到了一个名叫顺溪镇的地方。

这个镇子并不大,大约也就数百户人家的样子。

我们要找的清河,就在镇子的边缘处缓缓流过。

清河是一个很大的水库,站在堤坝上望去,河水深蓝深蓝的,绵延出去足有数十里远。

最显眼的是,在山顶上有座一丈多高的石人。

那个石人很特别,它只有一只眼睛,眼睛盯着清河方向。

这种石人也是一种镇物,清河经常泛滥成灾,当地人希望独眼石人能够镇住咆哮的河流。

在石人面前,有一个一米多高,用石头砌成的桌案,在它前面,摆着一只巨大的香炉,里面装满了香灰。

镇里人经常来给石人烧香,祈祷它能保佑镇子里风调雨顺的。

我和赵宇凡沿着山坡走上去,到了石人跟前。

附近倒是很热闹,在石人周围,站着很多人。他们都议论纷纷的,像出了什么大事似的。

我和赵宇凡很好奇的走到人群里,这才发现,大伙都盯着石人的脸。

我吃惊的看到,一行红色液体正顺着石人的脸流下来。

在场的人都很惊慌,对于当地人来说,石人流泪,本身就是一个很不好的预兆。

连赵宇凡也很纳闷,他仰着脸看着石人。

在他旁边,站着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

他脸上的表情很凝重,看模样像是镇子里的首脑人物。

赵宇凡问道,“大叔,这是怎么回事?”

那人看了赵宇凡一眼,说道,“这三天以来,每天中午石人都会流泪。大伙都说,有人得罪了神灵,村里要大祸临头了。”

这让我想到在村里时遇到的事情,我倒是不怎么信这种事,因为凡事总会有个原因的。

那个人倒是很健谈,用一种怨怒的语气说道,“都怪李野!他惹了麻烦,结果整个镇子的人都跟着他遭殃!”

“您为什么这样说?”赵宇凡不解的问道,他边问边递给他一支烟。

或许从这件事上,我们能找到有关河图的线索。

中年人名叫李荣江,是镇里的一个小头目。

他叹了口气说道,“前两天下大雨,山里发了泥石流,山崖上出现一道裂缝,里面黑乎乎的,有人说藏着宝贝。结果李野就进去了,不知道他动了什么东西,从那以后,石人就开始流泪。”

他边说边摇头叹息着,“更可怕的是,原本很清澈的清河里面,经常变得很浑浊,像是有什么东西,从水底游了出来。”

他的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指着河流中央说道,“你们看!又来了!”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我们发现,河流中央正泛起水花来,就像河底有暗流,正在交汇到一起。

我也不知道,这件事跟石人流泪有什么关系。

我倒是对他所说的那个裂缝很感兴趣。

只是这种事不能让他知道,否则他肯定会怀疑我们的。

赵宇凡很会聊天,很容易就打听到李野的住处。

我们打算去找他问个究竟。我们离开山顶,然后向着镇子里走去。

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在镇子里只有一座最好的旅馆。

我们打算订两个房间,老板却笑着问道,“您一定是沈潮先生吧?”

听到他的话,我就是一愣。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不知道他怎么会认识我。

我疑惑的点点头,说道,“不错,是我。”

老板说道,“已经有人替您定好了房间,请您跟我来。”

谁知道我们会到这里来,并帮我们定好了房间?我更是纳闷不已。

我跟着他到了楼上,果然已经给我们准备了两间很宽敞的客房。

我问道,“是谁帮我们定的房间?”

老板说道,“那位客人暂时不让我告诉你们,他说自己会跟你们说的。”

赵宇凡冷眼打量着房间,低声问我,“会不会是屈家人?”

我们刚到镇子上,就算屈家人消息再灵通,也不可能知道的。

再说屈家就算知道,也不可能给我们订房间。

我跟他说,“不管那么多了。我们先去找李野,把这件事弄清楚。”

我们把随身携带的不重要的东西都放在旅店内,然后向着镇子里走去。

我回头看了好几次,给我的感觉,似乎一直都有人在跟着我们。

可我却一个人影都没看到。

连赵宇凡也说,“我们的一举一动好像都在别人监视当中。”

如果是敌人,迟早会露面的,我们都加了小心。

在镇子最后面,一个有些残破的院落跟前,我们停住脚步。

按照李荣江所说,李野就住在这个院子里。

他这个人游手好闲,又嗜赌如命,所以才会到裂缝里去,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值钱的东西。

我们进了院子,轻轻敲了敲门。

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是谁?”

我说道,“我们找你打听点事。”

那个人没再说什么,我和赵宇凡推开门走了进去。

一进屋,就闻到一股子刺鼻的味道,像尸体腐烂时,散发出来的味道。

赵宇凡皱了皱眉头。

在房间里靠着墙的地方,摆着一张床。有个人正仰着脸倒在上面,他脸色苍白。

只是扭头看了看我们,用一种几乎听不到的声音,问道,“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问他,“听说你到那个裂缝里去过,你在里面见到了什么东西?”

听我提这个茬,李野的表情很激动,他似乎想要坐起来。

可因为身体虚弱,他只是稍微动了动身体,便又无力的倒在床上。

他轻轻的把衣服掀开,我吃惊的发现,在他胸口处,有一个拳头大小的伤口,黑色的脓血正从里面流出来。

他用哭腔说道,“我劝你们还是别打听这件事了,否则会落到跟我一样的下场。”

我皱着眉头看了看那个伤口。

赵宇凡说道,“他中了尸毒,难怪会变成这副模样。”

“尸毒?”我纳闷的问道,“你怎么会惹上这种东西?”

李野喘了几口气,说道,“告诉你们也没用。”

赵宇凡说道,“你要是告诉我们,我就能治好的伤。”

“真的?”听到他的话,李野像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似的,伸出瘦得鸡爪一样的手来,紧紧抓住赵宇凡的手臂。

对我们来说,尸毒根本就不值一提,却随时能要了李野的命。

宇凡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瓷瓶来,里面装满了红色粉末。

对于疗伤,赵宇凡倒是很有经验。

他把那些粉末倒出来一些,然后敷在李野伤口上。

李野疼得龇牙咧嘴的。

赵宇凡留了些药粉给他,并告诉他,“连续敷三天后,你的伤就会好了。”

“真的?”李野惊喜的问道。

其实他已经在等死了,如今听到赵宇凡的话,他又看到了希望。

赵宇凡说道,“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们,看到什么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