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神

河神

更新时间:2021-07-22 15:00:17

最新章节: 新书出来了https:///book/135516书名叫《重生捡漏高手》在本网站搜索就能找到,欢迎感兴趣的朋友继续支持…………………………………………………………………………………………………………………………………………………………………………………………………………………………………………………………………………

第133章 皮膜

说话的声音异常苍老,同时还能听到锁链互相撞击着,发出来的哗哗声响。

通道里面本来就非常安静,声音陡然响起,我被吓了一跳。

我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对方继续说道,“看你的年纪,应该是孙家孙子辈的人物吧?你爷爷没有办法,又派你上场了?”

我用手电筒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照去。

发现在一个囚室里面,靠着墙角的地方正坐着一个人。

他的头发很长,乱糟糟的像乱草似的,衣服破烂不堪的,都快要遮挡不住身体了。

皮肤上面满是污泥,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

他瘦得肋骨一根一根的凸了出来,要不是有一层皮包着,估计就要散架了。

一双亮晶晶的眼睛从头发缝隙里面露出来。

似乎好长时间没见过光,当手电筒光束照射到他脸上时,他用手臂遮挡着眼睛。

在他双手的手腕上,各缠着一条手臂粗细的锁链。

他的身体一动,锁链碰撞着,发出叮叮声响。

他简直像一具骷髅似的,长这么大,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凄惨的人。

我把手电照向一边,他这才瞪大眼睛看着我。

我跟他说,“我不是孙家人,误打误撞才到这里来的。”

那人似乎信了我的话,说道,“能到这里来的,要么是孙家人,要么是孙家的敌人。看来你属于第二种了?”

我点点头,说道,“不错,我跟他们有些过结,所以才逃到这里来的。”

那人半信半疑的盯着我,说道,“你这么年轻,居然能从老孙头手下逃出来,看来你的实力还是不错的。”

他的说话声非常虚弱,似乎很快就要喘不上气来了,不过神智倒是很清楚。

我问道,“前辈,我想知道,怎么能从这里出去?”

那人苦笑着摇摇头,说道,“既然进来,就别想再出去了。我被他们囚禁了好几十年,一点办法也没有。”

听到这么说,我也很着急。因为曹汐落在他们手里,无论如何,我也要把她给救出来。

我当然不能像他一样任命,我一手拿着手电筒,一手握着御灵鞭,打算找到出口,然后冲出去。

看到御灵鞭时,那人嘴里发出咦的一声惊呼。就像看到了什么特别的东西似的。

随着锁链哗啦声响起,他似乎想要站起身来。

只是他的身体异常衰弱,已经没有力气站起来了。

他微微的喘着气,然后问道,“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见他激动的样子,我忽然有些明白了,难道他就是我要找的沈家人?也就是屈乾他们所说的沈军阳。

我走到铁门跟前,说道,“我叫沈潮。”

听到我的话,他伸出皮包骨的手,把脸上的头发分开。

我看到的是一张满是皱纹的的脸,脸上也全是污泥,模样看得不太清楚。

他继续问道,“那条软鞭是谁给你的?”

我告诉他,“这是我们沈家祖传的东西。”

他激动得用了好几次力气,可还是没能站起身来。

孙家肯定用过很多种办法试探过他,他并没有立刻相信我的话。

而是继续问道,“沈家祖上除了传给你这么一条软鞭之外,还有别的什么东西吗?”

“还有一艘鲟鳇鱼舟。”

听到我的话,我看到两道浑浊的泪水顺着他的脸流下来。

可他仍旧不肯信任我,继续问道,“你曾祖父叫什么名字?”

看他的年纪,似乎比我太爷还要大。

如果提爷爷的名字,他可能不知道,所以他才问我太爷的名字。

我告诉他,我太爷名叫沈振华。

他站不起身来,勉强挣扎着向铁门跟前爬来,声音颤抖着说道,“孩子,我终于等到你了!看来老天并没有亏待沈家,我们沈家还有后人!”

我勉强控制住激动的心情,问道,“您是沈军阳前辈吗?我就是来找你的。”

“对,就是我!”他哈哈笑着,声音却很沙哑。

我真怕他一口气上不来,一下子过去。

囚室里面的空间很小,他所能活动的范围只有那么大一点。

我跟他说道,“前辈,您别急,我这就救您出来。”

沈军阳摇摇头,说道,“我的时间不多了,能等到你,我就非常高兴了。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

因为我们之间隔着一扇铁门,说话很不方便。

我把门上的锁头捏断,然后把门打开走了进去。

沈军阳手颤抖着,抓住我的手臂。

他的手冷冰冰的,跟死人的手没有什么区别。

他的身体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着。我跟他说道,“前辈,我爷爷从来没提过,我们沈家还有另一个支系。”

沈军阳叹了口气,说道,“当年我们沈家无比强大,没人敢跟我们抗衡。可自从沈鹏举去世后,沈家就逐渐衰败了。后人越来越不争气,连祖上传下来的术法都领悟不了,还闹起了内讧,并分裂成两个分支。”

听他所说,我才明白过来,难怪爷爷从来没跟我提到过他们。

我扶着他,靠着墙壁坐下。

沈军阳非常瘦弱,他的身体轻飘飘的。似乎一阵风就能把他吹走。

不过他像怕我会消失似的,紧紧的赚着我的手不肯松开。

他跟我说道,“在一百多年前,沈家分成两个分支。一个分支就是你太爷他们那一脉,他们得到了祖传的御灵鞭和鲟鳇鱼舟;而我们这一脉则继承了祖传的土遁术修炼方法。这么一闹,双方的实力都削弱很多。到最后,连那些不起眼的势力,也敢来欺负我们了。”

他说得倒是不错,沈鹏举能达到灵王级别,当然没人敢欺负沈家人。最后却沦落到,在辽河边守护着那座风水局。

可见,根本不会有人把他们看在眼里。

虽然我不是沈家的真正后代,可是爷爷把我养大的。

我也在祖宗牌位前发过誓,我要把自己当成沈家的一份子,沈家的事,就是我的事!

我拉了拉锁链。虽然锁链固定得非常结实,可在我手里,根本就不算事。

我跟他说道,“前辈,这些事等我们出去再说。”

我用力一拉,整个墙壁都跟着震颤了一下。

沈军阳赶紧拦住我,说道,“孩子,先不要管那么多。你听我把话说完,我的时间不多了,我怕以后都没机会跟你说这些了。”

他轻轻咳嗽着,我只得停住手,坐在他身边。

沈军阳说道,“我不会有机会出去了,能见到你,我也算心满意足了。这是我们沈家祖传的土遁术修炼办法。”

他指了指自己肚子,他的肚皮乌黑,并且瘦得瘪了进去,似乎已经好多天没吃东西了。

看到这一幕,我的眼泪在眼圈里打着转。

孙家人真够卑鄙的,居然用这么残忍的手段折磨他。

可是在他肚皮上,我根本就看不到任何东西。

沈军阳说道,“孙家人一直在觊觎着我们沈家祖传的土遁术,并且不择手段的,想要把它弄到手。幸好我早有准备,无论如何也不能把它交给他们。他们用各种办法折磨我,并不给我水喝,不给我饭吃。只有在饿极了的时候,我才会告诉我们一些土遁的修炼方法。”

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孙家人是用这种办法学到土遁术的。

我咬着牙,跟他说道,“前辈,您放心,出去后,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沈军阳苦笑着说道,“你帮我把东西拿出来。”他指着自己肚皮说道。

我伸手摸了摸他的肚子,干瘪的肚子只剩下一层皮,用手摸着,能感觉到有一块稍微凸起来一点。

凸起上面盖着一层黑泥,外人根本就看不出来。也正是因为如此,孙家人才一直没发现这个秘密。

我非常小心的用匕首把那层皮割开,这才看清楚,一个叠得方方正正的皮膜正藏在里面。

血跟着流了出来,连那个皮膜都被血给染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