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神

河神

更新时间:2021-07-22 15:00:17

最新章节: 新书出来了https:///book/135516书名叫《重生捡漏高手》在本网站搜索就能找到,欢迎感兴趣的朋友继续支持…………………………………………………………………………………………………………………………………………………………………………………………………………………………………………………………………………

第13章 捞尸

我微微叹了口气,领着黑子从房间里出来。

我走到大门口时,回头看了一眼,曹汐仍旧站在房门口看着我,她的表情有些复杂。

第二天早上,我刚刚起床,就看到陈伯正在大门口等着我。我问他,“陈伯,您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陈伯沉着脸说道,“事情越来越麻烦了。我们到刘家去看看。”

听他说去刘家,我犹豫了一下。曹汐跟我说过,尽量不要跟刘家人接触,否则同样的事情可能还会发生。

陈伯拉了我一下,说道,“走吧。”

这些年来,陈伯一直在照顾着我,我不想他独自去犯险。我还是跟着他向刘家走去。

陈伯和我一进屋,刘德海就说道,“还以为村里不会再出事了,可刘聪说,他昨天夜里见到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听到他的话,我以为刘聪看到我被腐尸勾到河边的事,便扭头看了刘聪一样。

刘聪脸色煞白的,像是被吓了个够呛。看他的表情,这件事似乎跟我没关系。他胆子越小,越是遇到可怕的事情。

陈伯的眉头跟着皱了起来,问刘聪,“你看到了什么?”

刘聪说道,“好多天没去捕鱼,我家快要揭不开锅了。因为这几天一直没出事,我的胆子也就大了一些。昨天天黑后,我划着船去河里捕鱼……”

他的话还没说完,刘德海就瞪了他一眼,说道,“你还嫌村里不够乱吗?”

刘聪很怕刘德海,他头上满是冷汗,说道,“我也没办法,庄稼涝得颗粒无收的,我只能趁河里还有鱼,去捕些拿去换钱。”

陈伯安慰他说,“你不用急,说说你看到了什么。”

刘聪看了陈伯一眼,又看了看刘德海,用一种大伙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道,“我……我看到了元才!”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可大伙都听得异常清楚。刘德海的眼睛立刻瞪得圆圆的,怒道,“不许你胡说八道!元才已经入土为安,怎么可能再次出现?”

刘聪知道刘德海会生气,他接着说道,“大伯,您别生气。我当时也以为看错了,特意仔细看了看,我看到的确实是元才!”

刘德海很了解刘聪的性格,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问道,“他怎么会出现在河边?”

刘聪苦着脸说道,“我看到他把一艘小船向河眼那边划去。快到石柱跟前时,他连同船一起沉进了水里。”

这下不仅在场的人,连陈伯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

按照村里的规矩,在很久以前给河神娶亲时,都是用凿漏的小船载着新娘子,并任由它慢慢沉进水底。它们大多数也都在石柱附近沉没。

这跟河神娶亲的经过一模一样,简直太骇人了。只是刘元才是个男子,并且已经死掉好几天了。

他怎么可能自己划着船去了那里?

刘德海恶狠狠的盯着刘聪,说道,,“要是被我查到你在说谎,看我怎么惩罚你!”

刘聪苦着脸说道,“他划着的就是捕鱼时用的那艘小船。”

听他提到那天捕鱼的事,大伙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刘德海哼了一声,说道,“不管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我们去看看就知道了。”

刘德海瞪了刘聪一眼,刘聪被吓得一缩脖子。刘德海跟陈伯说道,“陈哥,我们到河边去看看。”

大伙从房里出来,数十人一直向着河边走去。其实不仅刘德海,连他的三个儿子也不相信刘聪的话。他们一直走在人群前面。

到了河边,大伙便看到一排小船整齐的拴在木桩上。

刘家兄弟几个的船都拴在一起。刘元化抢先走到拴着船的地方。到了那,他立刻就傻了眼。

他们兄弟五个,连同他父亲刘德海一共有六条船,如今那里只剩下了五条船。刘元才家的那条船果然不见了!

刘德海低头看了看用来拴船的木桩,又望着远处那五根高大的石柱。

他面沉似水的,看来刘聪并没有说谎。

可他绝对不会相信,已经被埋进坟里的刘元才,居然能从里面爬出来!

他一连抽了好几支烟。过了一会,他铁青着脸说道,“船不见了,不能就说明是元才划走的。想要知道这件事的真假,只有一个办法。”

其实听他说到这里,我也能猜出来他要做什么。

果然,刘德海接着说道,“我们到他坟上去看看,就能真相大白了。”

他领着人向着坟地那边走去,而陈伯却没急着离开。他站在河边,望着河眼周围的五根石柱。

陈伯默默摇摇头,说道,“看来这场劫难是不可避免了。”

我不解的问道,“难道刘家兄弟五个都要死掉吗?”

陈伯点点头说道,“你没看到那里有五根石柱吗?他们兄弟五个刚好每人一根石柱。如果五鬼分尸局被破掉,村里人就要跟着遭殃了。”

我这才明白过来,对方不仅仅是想要惩罚刘家。他们的目的居然是那个存在了数百年的五鬼分尸局。

这让我想到了曹汐叮嘱我的话,为了不惹祸上身,我也懒得多问。

我和陈伯跟在人群后面,向着坟地那边走去。

一听说要去坟地,立刻就有很多村民打了退堂鼓。到最后,跟刘德海同去的不过十几个人。

熟悉的山坡又出现在视野当中,随着距离越来越近,虽然是大夏天的,我却感受到一股寒气笼罩在坟地周围。

刘德海三两步走到坟丘跟前,他虽然有了心理准备,可仍旧吃了一惊,脚步踉跄两下,差点坐在地上。

我和陈伯紧跟着走过去,这才发现,坟丘已经被挖开,棺材整个露了出来。

刘德海揉揉眼睛,仍旧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场景。说道,“怎么可能?”

我仔细看了看留下的痕迹,地面上满是一道道的沟痕,更像是有人用手挖出来的。

因为当时刚下过雨,而泥土又很疏松,挖开这个坟丘,并不是一件困难事。

刘德海亲自走到棺材跟前,他还抱着一丝希望。

他轻轻的把棺材盖子掀开,结果大伙猜得没错,棺材里空空如也的,刘元才的尸体已经不见了!

望着棺材,刘德海身体微微颤抖着,他眼睛通红,忽的走到陈伯跟前,伸手抓住他的衣领,怒道,“老陈,你不是说可以镇住鲤鱼煞的煞气吗?怎么还会发生这种事情?”

陈伯一连甩了好几下,都没能挣脱开。

他沉着脸说道,“老刘,你别太过分!我已经尽力了,还不是因为你们刘家做的坏事太多,惹来的麻烦?”

他们两个针锋相对的,谁也不肯让步。

刘德海怒道,“老陈,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们刘家没有好日子过,你也别想好!你不是想看热闹吗?我不会让你如愿的!既然我不能让你尽力,那么只能请老祖宗了。”

听他提到老祖宗几个字,陈伯的脸微微扭曲两下。我却从来没见过刘家老祖宗长什么模样。

我只知道刘德海一共兄弟四个,至于还有什么长辈,我在村里住了二十几年,却从来没见过。

陈伯叹了口气,说道,“老刘,你别拿老祖宗来压我。风水阵里的煞气太重,以我的能力,已经压制不住它们了!照这样下去,后果将不堪设想。”

听到他的话,刘德海才松开手,他像泄了气的皮球你似的蹲在地上。

他也有些乱了阵脚。过了一会,才吩咐着刘聪,“先不管那么多了,你们动手把坟填上吧。”

刘聪当然不敢怠慢,他们四五个人一起动手,把空棺材埋在坟丘里面。

刘德海站起身来,咬着牙根说道,“我不管那么多。既然元双和元才的尸体都在石柱附近,无论如何,我都要把它们给捞上来!不管付出多大代价!”

陈伯默默摇摇头,他心里很清楚,那里不仅水下暗流很急,普通人根本就没法靠近过去。

更可怕的是,那里煞气很重,水性再好的人也会因为煞气侵蚀而丢掉性命。

刘德海却不管那么多,反正刘家有钱有势,只要钱花到位,没有办不成的事情。

一回到村里,刘德海就着手准备捞尸的事。本村人当然都知道这件事困难重重,不会有人愿意去冒这个险。

刘德海则通过关系去联系外村人,他把酬劳提高到十万块钱。

这确实是一笔令人心动的数字,要知道村民一年的收入也不过万八千块钱。有了这笔钱,以后的生活就会舒服很多。

就在刘德海紧锣密鼓的准备捞尸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又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