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神

河神

更新时间:2021-07-22 15:00:17

最新章节: 新书出来了https:///book/135516书名叫《重生捡漏高手》在本网站搜索就能找到,欢迎感兴趣的朋友继续支持…………………………………………………………………………………………………………………………………………………………………………………………………………………………………………………………………………

第116章 冒牌货

她的话让朱文一愣,问道,“其实在这里住多久都没关系,反正我们的事情已经办完了。可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件事不仅跟你们有关系,甚至和我们五大家族都有关系。”楚瑶不紧不慢的说道。

听到她的话,连黄英杰和邵明亮也疑惑的看着她。

楚瑶跟我说道,“沈潮,把你的东西拿出来给他们看看。”

想要成为五大家族之一,黑龙江流域的掌控者,首先要得到其他家族的承认才行。

对于所有家族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这枚河神玺了。

我把河神玺拿出来放在桌子上。

看到它,大伙的嘴巴张开,差点合不上。

黄英杰犹豫着问道,“这是黑龙江流域的河神玺?怎么会落到你手里?”

还没等我说话,楚瑶问道,“你别管他是怎么拿到手的。持有河神玺的人,就是黑龙江流域的合理掌控者。你同不同意?”

黄英杰笑着说道,“我当然同意了。要是沈兄弟能成为黑龙江流域的掌控者,那么我们都能沾到光,最起码没人给屈家捧臭脚,他们也就不会那么猖狂了。”

楚瑶笑着说道,“我也是这个意思,朱文你同不同意?”

“我当然同意。屈家没少让我们吃苦头,我们早就忍无可忍了。如果我们四家联合在一起,屈家也拿我们没办法。”

楚瑶说道,“那我们就这么定了。姜家肯定不会就此罢休的,现在也到考验我们的时候了。只要我们四家联合到一起,他们也拿我们没有办法。”

朱文笑着说道,“难怪别人都说,楚家有个好女儿,比黄家的儿子强多了。”

没想到朱文居然讽刺自己。

黄英杰不紧不慢的说道,“我看你也没比我强多少,从青龙殿开始到河图,你们朱家一直不都是陪着太子读书的角色?好歹我们还捞到一些好处。”

“我们朱家没有什么野心,能得到当然好,得不到也无所谓。”他说的倒是很有道理。

朱家人与世无争,更没有争强好胜的野心。

他问楚瑶,“楚大妹子,这下你可以把那个宝贝河图给我看看了吧?”

看了看在场的没有旁人,楚瑶把那张河图拿出来,然后把它展开。

朱文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在张河图。

在这张河图上,也画着四五个五角星形状的标志。

我当初在做标记地方,找到一块极品晶石。

那些做标记的地方,肯定都藏着让人意想不到的好东西。

朱文说道,“这块河图是黑龙江流域的。”

其实无论是楚瑶还是黄英杰,只是对于自己掌控的流域比较熟悉。

至于这张图上面那些河流的具体位置,他们也不是很清楚。

楚瑶让他看了一眼,然后把河图收了起来。笑着说道,“河图一共有四张,或许你们能拿到其它三张,到时候我们再合作,那么关于河图的秘密,就要被我们给揭开了。”

朱文笑着说道,“楚大妹子,你这么聪明,就算有其它的河图,估计也轮不到我们。”

大伙闲聊了一会,然后都做好了准备。

大伙都知道,姜家虽然元气大伤,可肯定不会就此罢休的。

果然,根本就没等到第三天,第二天早上,酒店就被姜家人给包围了。

姜家人倾巢而出,来了足有数百人,把酒店给围得水泄不通的。

姜北强直接进了院子。在他身后,跟着两名面色冷峻的中年男子。

其中一个人身材瘦削得像木乃伊似的,他的眼睛倒是异常有神。

另一个则身材高大,脸上有黑气在滚动着。他们目光阴冷的望着院子里的人。

在他们身后,则是苏进堂,何超还有方冠杰。

苏进宇只是远远的跟着他们,他的实力很差,跟过来只能碍手碍脚的。

外面弄出那么大动静来,我们都从酒店里出来。

看着对方的阵仗,黄英杰笑着说道,“姜家真动真格的了,把家底都搬了出来。”

邵明亮跟我说道,“那个瘦得像僵尸一样的家伙名叫吕东阳,另一个名叫范世强,都是中级灵师,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们是不会露面的。”

见到我们,姜北强面沉似水的,盯着在场的人。

朱文笑着问道,“姜大少,你们这么兴师动众的赶来,难道是来跟我们要房钱的吗?”

姜北强哼了一声,说道,“我们姜家还没穷到那个份上。今天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你们朱家人可以走了。可黄家和楚家人不许走!”

听到他的话,黄英杰笑着问道,“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得罪过阁下?”

“我们已经找到了我父亲的尸体,对于他的死,你们黄家也摆脱不了干系。”姜北强冷冷的说道。

姜家人果然不简单,居然能在迷宫里找到姜会友的尸体。

姜北强的目光落在我和楚瑶身上。

楚瑶仍旧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我们已经想好了应付他的办法。

楚瑶说道,“这也怪不得我们,是他们先动手的。我也告诉过你,他根本就不是死在我们手上的。”

“我不管他是怎么死的,反正这件事跟你们有关。今天你们到了我们姜家地盘上,谁也别想活着离开!”姜北强恶狠狠的说道。

黄英杰笑着说道,“你们姜家可真够不讲理的,落到今天这种下场,也算得上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他之所以丢掉性命,只怪他本事太差!”

姜北强的眼睛里像要喷出火来,怒道,“黄英杰,我原本打算不跟你计较的,既然这么说,那你也留下吧。”

“其实我原本也没打算离开,因为这里再也不是你们姜家地盘了。”

姜北强怒道,“我们姜家在这片地盘上维持了上百年,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这种话了?”

“我们五大家族曾经达成一个共识,就是哪个家族具有那一片流域的河神玺,就有掌控权,我想问一下,你们姜家人手里有黑龙江流域的河神玺吗?如果你们有,我们就听从你们的安排,绝对不会抵抗,任凭你们处置。没有的话,我们也可以不承认你们。”

没想到他会提到这个茬,姜北强脸色一变。其实他们一直在搜寻着河神玺的下落。

他当然知道河神玺的重要性。

如今听黄英杰提起这件事来,他就觉得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他梗着脖子,摆出一副不肯罢休的模样来,说道,“这么多年来,就算没有河神玺,我们还不是一样做得很好吗?”

“这就像当官没有官印似的,你们做得再好,也不过是个冒牌货罢了。我们可以随时把你们赶走。”

“就怕你们没那个资格,走不走还不是我们姜家人说得算?”

“如果换做从前,我们可以不管你们的事,可是正牌的的掌控者来了,你们还是识相点,赶紧滚吧!”楚瑶毫不客气的说道。

“你们别在这捣乱了,”姜北强说道,“我们找了那么多年,都没找到河神玺的下落,你们怎么可能知道它在哪里?”

楚瑶不紧不慢的说道,“如果有人能拿出河神玺来,那么你们是不是要心甘情愿的把这片流域交出来?”

姜北强的眼睛不停转动着。他父亲和叔叔先后去世,姜家只有他一个人管事,他感到有些势单力孤的。

楚瑶这么说,很明显是个激将法。

他当然不能上当,可他倒是很想知道,河神玺在谁手里。

因为那是他们姜家梦寐以求的东西。

他说道,“我们拿不出来河神玺来,那么别人肯定也拿不出来。楚瑶,你别在这糊弄人,我才不会上你的当。”

楚瑶说道,“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流泪啊,要是有人能拿出河神玺来,你是不是就心服口服了?”

说这句话时,楚瑶脸上的表情异常镇定,姜北强的心里更加没底。

朱文说道,“姜北强,我劝你还是乖乖的走吧。万一动起手来,你肯定占不到便宜的。”

姜北强也没想到,其他三家会联手对付他。

他寻思了一会,咬着牙根说道,“不管河神玺在谁手里,这里都是我们姜家的地盘!谁也别想把它从我手里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