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神

河神

更新时间:2021-07-22 15:00:17

最新章节: 新书出来了https:///book/135516书名叫《重生捡漏高手》在本网站搜索就能找到,欢迎感兴趣的朋友继续支持…………………………………………………………………………………………………………………………………………………………………………………………………………………………………………………………………………

第115章 真相

向着岸上望去,岸边扎着十几座篷,他们都还在那里等着我们。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回头望着幽深的天池,真像是从地狱里回来的一样。

我们划着船,向着岸边而去。

好多人发现了我们,岸边的人都向着水边走来。

我们上了岸,其中最高兴的当然是楚家人。因为楚瑶和冯夷活着回来了。

朱文则有些沮丧,他们下去的四个人,一个也没能活着上来。

他们都是朱家的精英人物,一下失去了四名精英,对于朱家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损失。

看来更没有希望拿到他们梦寐以求的河图了。

姜北强脸上满是狠色,阴恻恻的看着我们,说道,“你们的命还真挺大的,居然活着上来了!”

黄英杰让人护住我和邵明亮,说道,“你们姜家总是喜欢算计别人,这下弄得偷鸡不成蚀把米吧?估计姜家人全都挂掉了。”

其实见到我们活着上来,姜北强就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他知道,姜会友和苏群下去,一个目的是为了河图,另一个目的就是为了除掉我和邵明亮。

如今我们两个毫发无伤的上来,估计他们就凶多吉少了。

可他仍旧不肯示弱,说道,“等我父亲他们上来,肯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他一直都在针对我。黄英杰冷声说道,“他们这辈子都不会上来了!”

姜北强握紧拳头,恶狠狠的盯着他。

之前为了把河图弄到手,大伙可以暂时合作。

如今河图具体在什么人手里,除了我们四个之外,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

已经到了有怨报怨,有仇报仇的时候了,其实我很清楚,这一天迟早会来的。

我跟姜北强说道,“你不用等了,姜会友和苏群已经死在迷宫里面。”

虽然姜北强心里很没底,可当这句话从我嘴里说出来时,他仍旧有些不能接受这个现实。

他的眼里满是血丝,问道,“不可能,就凭你,怎么可能杀得了他们?你一定在骗我!”

说完这句话,他的目光落在楚瑶身上。

虽然楚家也很看不上他们,可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仇怨,他在等着楚瑶给他答案。

楚瑶稍微犹豫一下,说道,“他说的没错,姜会友和苏群都死在了水下!”

“什么?”姜北强差点崩溃了。

我的话他可以不信,可楚瑶不会骗他的。

姜家两位重量级人物姜会友和姜会帮先后去世,姜家只剩下姜北强一个人勉强支撑着。

以他的实力,根本就没法支撑住这么大的家族。

看来姜家彻底衰败下去,已经是不可避免了。

苏进宇和苏进堂都跑到人群前面来,他们身边跟着何超和方冠杰。

苏群是他们的精神支柱,就是因为有苏群支撑着,苏家才维持了下来。

如今精神支柱轰然倒塌,他们比姜北强还要震惊。

苏进堂的伤没有完全好,实力大打折扣,更不是我对手。

在苏家,实力强横的只剩下何超和方冠杰两个灵师级别的人物,其他人已经不足为虑了。

苏进堂怒不可遏的向我扑来,伸手来抓我的衣领,声嘶力竭的喊道,“都怪你,我要你给他们偿命!”

他像个暴怒的疯子似的,我懒得搭理他,飞起一脚来踢到他肚子上。

苏进堂像个球似的滚出去很远。

我冷声说道,“我才不屑做那种偷偷摸摸的事,都怪他们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苏进堂很狼狈的被人扶起来。他虽然快疯了,可他也知道,根本就不是我对手。

楚瑶继续说道,“我可以告诉你们,他们虽然跟沈潮交过手,可杀死他们的并不是沈潮。”

楚瑶的话更让他们意外,在大伙看来,我是他们最大的敌人。

怎么还会有别人杀了他们?

姜北强寻思了一会,然后吼道,“难道是你干的?”

楚瑶摇摇头,说道,“也不是我,杀他们的人还没上来。”

听到她的话,姜北强就有些明白了。

他脸色煞白的说道,“不可能的。他们说过,是来帮我们的,怎么会害死我父亲?”

楚瑶冷声说道,“具体是不是他们干的,你当面问问就知道了。”

大伙向着天池里望去,看到一艘小船正向着这边划来。

屈鼎和武绍鸿紧跟着我们从迷宫里出来,一路追踪着我们。

大伙都不再言语,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

屈鼎和武绍鸿先后上了岸。

屈鼎脸色铁青的看着我和楚瑶,说道,“不管河图在你们谁手里,我一定要把它给抢过来。”

听到他的话,其他人才知道,原来河图已经落在我和楚瑶手里。

他们不再理会其他人,而是向着人群里面走去。

姜北强鼓起勇气问道,“屈先生,我父亲他们在哪里?”

屈鼎冷冷的说道,“死了。”

听到他的话姜北强非常气愤。他虽然很忌惮屈家人,可是他却如此冷漠。

姜家家主的去世,在他们看来,还不如一只猫狗重要。

姜北强火气窜了上来,继续问道,“屈先生,你们到姜家这段时间以来,我们拿你们当成上宾一样。根本就没亏待过你们。甚至还让你们跟着我们家人一起到天池里去。你们怎么没保护好他们?”

听到他的话,屈鼎的脸立刻就沉了下来,说道,“他们死是因为他们实力不行,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姜北强真是又气又怒的。姜家人卑躬屈膝的巴结他们,屈家人却如此对待他们。

他想到楚瑶说过的话,问道,“他们是怎么死的?”

屈鼎忽的停住脚步,目光落在姜北强身上。

他的眼神很怕人,姜北强的身体稍微颤抖了一下。

可他也知道,要想弄清楚父亲的死因,只能问他。

屈鼎淡淡的说道,“他们怎么死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然后转身,继续向着人群外面走去。

姜北强上前几步,问道,“是你们杀的吗?”

屈鼎漫不经心的说道,“这种事没必要跟你解释,不服气可以来找我算账。”

屈家人一向非常霸气,特别是屈鼎更是目中无人。

姜北强的脸阴晴不定的,最后还是微微叹了口气,把紧攥的拳头松开。

其实不用别人告诉他,他也明白了事情的真相。

屈鼎他们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视野当中。

苏进堂扶着姜北强,低声说道,“沈潮是我们两家的敌人,绝对不能让他离开姜家地盘。”

姜北强点点头,说道,“我已经想到好了办法,我一定要让他血债血偿。”

我针锋相对的盯着他。他不敢惹屈家,居然把这笔账算到我头上来了。

可我也不是软柿子,随便他捏。

姜北强有些沮丧的说道,“苏先生,我们召集几个硬手下去弄个究竟,无论如何也要找到我父亲的尸体。”

苏进堂答应着,他让让何超还有几名姜家手下,到天池里去打捞尸体。

迷宫内异常凶险,进去后更是九死一生,想要找到他们的尸体,几乎是不可能的。

只是这件事已经跟我们没有关系了。

在迷宫里困了好几天,我真是又累又饿的,得赶紧回去恢复体力才行。

我跟着黄英杰他们向着来路走去。而朱文和楚瑶也带着手下离开了。

到最后,岸边只剩下了姜家和苏家人,我们都上车回到住处。

朱文虽然一无所获的,还搭上好几个手下的性命。他倒是个乐天派,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放在心上。

傍晚时,大伙围坐在桌子旁边,一边吃饭一边闲聊。

朱文问道,“你们总不能让我白来一趟吧?就算我们没拿到河图,你们总得告诉我,河图在谁手里吧?”

楚瑶笑着说道,“这个好办。我甚至可以让你开开眼,看看河图是什么样的。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朱文笑着问道。“要是你能让我看看河图,我肯定答应你的条件。”

“我的条件很简单,你陪着我们在这里住三天,我们之间一直维持着联盟关系。”楚瑶一本正经的说道。